我很少來,所以留言很久才能回應;我很少登入,所以悄悄話留言我會更久才看得到。
貓咪文意者請洽Absolutely Lucky
經過四月去香港迪士尼的熱身之後,我明白小三對坐飛機似乎有點害怕。
為了讓飛往美東的十多個小時好過一點,小三初征的行程選在該睡覺了的半夜出發,與小花美眉同行,並先在美西睡上一覺,再飛美東。

一路上小三有樣學樣,要拿自己的護照和登機照,又要拖行李,還會照顧小花美眉。
長榮新飛機的經濟艙頗舒服,我們一家三個位子坐一排,把把手抬高,
兩個媽媽夾著兩個小娃坐起來剛剛好。(陳爸爸被我們放逐掉了。)
小三果然還是很在意飛機會不會飛太快飛太高,
我說「我打電話和機長講,要他不要飛太快飛太高,好嗎?」
拿起機上電話裝腔作勢一番之後,小三就很安心地看窗外等起飛。
回程時,小三便直接要求我再打電話給機長,要機長飛慢一點。

因為大家年紀不同,所以分別享用嬰兒餐、兒童餐、和不怎麼樣的正常餐。
我看兒童餐比起正常餐來好吃太多(但有一餐居然是辣的),可是小三不賞臉,多半都被我吃掉。
小三自己忙著看電視,把機上所有兒童節目都看了好幾遍。

已經三歲多的小三坐長程飛機的狀況比我預期安份,
絕大多數時間,仍然保持著「上交通工具就睡覺,停車就醒來」的好習慣;
只是他在身邊讓我還是免不了保持警醒,使我這次來回居然有時差。
總的來說,經過這次旅行,我個人的膽子又大了不少,
居然向花同學提議明年兩家人一起去南法。
(唔,同學,妳不要太認真;我怕我只是胡說八道。欸,可是現在英國免簽證……)

等著過美國海關時,排隊排了很久很久,久到小三還坐下拿書出來看了。
我覺得每次都是別人的隊伍動得比較快,不管它們一開始長短如何,所以對排隊這檔事,我總是非常自暴自棄。
不過後來陳同學確定這個官員超級慢,馬上決定換排,果然快了很多。
只是官員好愛聊天,說是不是要帶小孩去迪士尼啊?香港迪士尼太小了不夠看啊?怎麼才留兩個星期,不玩久一點啊?小姐之前在美國唸書啊,怎麼沒在美國留下啊?我指指陳同學說:「因為我和他結婚了啊。」
他居然對著陳同學說:「她為你犧牲了。」
聽到這句話,我有點不高興。
犧牲不犧牲是一回事,但我不喜歡他用犧牲這個詞所代表的「留在美國比較好,回台灣就是比較不好的選擇」的價值觀啊。

我們從美西往美東的國內線行程,就有點小故事了。
都是由長榮直接訂的延伸行程,但去程坐US airways直飛,回來則坐AA在芝加哥轉機。

在花同學家過了一夜之後,大M中午回家送我們去機場。
大M估計十一點半出發去坐一點半起飛的飛機,但我們買午餐等太久而且又遇到塞車,到機場已經十二點四十左右了。
大M離開前叫我背他的手機號碼,以防萬一。

結果還真的有萬一。
我們坐US airways,他把我們送到United airways的航廈去了。
要叫他回來?要命,我身上沒銅板,等我換到錢不知何年何月了。
馬上拖著一家往外衝,還正好遇到一台剛下客的計程車,匆匆奔往正確的航廈。

起飛前四十分鐘,航空公司櫃台已經沒人,我心想還好花同學已經幫我們線上報到,應該來得及;沒想到一轉彎,安檢門前人龍蜿蜒,大概有五六十人以上吧。
一共有兩條隊伍,但看不出來長短,我們先排了一陣隊,覺得一定趕不上飛機;於是我去問在維持秩序的保全人員,是否可以幫我們?
她說她能做的只有讓我們從另一條隊伍的尾巴開始排。
看看我也不覺得會比較快,等我回到隊伍裡和陳同學討論之後,決定去排另一條。
當我們過去找原先的保全時,她這次居然要我們整個重新再排,因為她「剛才給妳機會時,妳不要;現在就只好重新來了。」反正意思就是沒辦法啊,「不然妳自己去問別人要不要讓妳們排前面啊~」
陳媽媽我可是沒這麼容易放棄的,乾脆直接去找公務進出安檢門的保全算了。
我才開口,後面居然有航空公司的人帶著一家三口要過去,而且就是我們同班飛機,我馬上說我們也要趕同班飛機,對方看看我們的登機證,就請保全讓我們進去了。非常兵荒馬亂地插隊過了嗶嗶門,趕上飛機。
其實我們最幸運的是,陳小三小朋友一路都處於沉睡狀態,讓我少一個要應付的對象。

等到要從美東飛美西時,為了避免這種讓我血壓升高的情形再次發生,
我們提早了兩個半小時到機場。
這次發生的人生小插曲之一是,AA地勤說我的託運行李必須付費。
因為她的訂位紀錄上只有國內線,看不出來我們是國際線行程的一部分;我讓她看我們的電子機票行程,她堅持她的紀錄只有國內線,而且我們停留太久了,恐怕不能算是國際線的一段云云。總之,要我付錢。
陳媽媽我年紀有了一點,而且有很多時間(後面也沒人排隊),決定繼續和她耗下去。我請她找她的上司,我要和她的上司談。
當然,當她打電話向上司說明之後,掛了電話她說「正常狀況之下,妳的狀況是不容許的,但是這一次我讓妳的託運行李免費。」之後又抱歉說「之前的狀況是我職責所在,請妳見諒」巴啦巴啦。
我明白,我了解,反正最後我得到我要的就好了。

其實長榮的延伸航程本來安排來回都是US airways直飛,但是回程到舊金山的時間已近午夜,為了不打擾要來接機的大M,我改成九點多到的轉機AA。
我只能說,人算真的不如天算。

四點十五分應該起飛的班機,硬是因為天氣因素,拖到七點半才飛。
我們在芝加哥要轉乘的班機,是在預定抵達的一小時後飛往舊金山。
費城AA的地勤人非常好,她知道我們得轉機,而且發現那是今天最後一班飛舊金山的飛機,馬上幫我們查是否可以改飛達拉斯,可是已經沒有位子了。
不過她幫我們重劃了位子,說這樣應該可以幫我們比較容易趕上飛機。
(我不太明白這動作的用意,但我們的位子被劃到頭等艙後一排,好像被升等了。)
預計起飛時間從五點多一直往後延,延到最後根本不改動了。

說真的,遇到這種突發狀況,我除了會很努力想辦法去搞定之外,也會很焦慮不安;而陳同學總是老神在在,不慌不亂,好像覺得一切都會沒事。
(他一定會說:「不是好像,本來一切都會沒事。」)
所以他如常地拿出電腦上網,又拿出中午買的乾炒牛河來吃,還有人來問他這是在哪裡買的哩。
同時間,我在旁邊窮緊張,擺臭臉,一點胃口也沒有。
說穿了,飛機沒趕上也不過就在芝加哥過一夜,再坐隔天第一班飛機。
我知道不過如此啊,但這種意外就是會讓我很煩躁。
然後還想著要是趕上飛機了,恐怕我們的行李也會不見。

所以後來我又去找那位好心的地勤,這次她說根據消息,芝加哥那邊也在大誤點,她認為我們是趕得上飛機的。而且她說行李移動比人移動快,所以我們的行李應該能趕上飛機。

等我們終於在八點二十分踩上芝加哥,要帶我們去舊金山的飛機還在,只是十分鐘之後要起飛了。呼,衝到登機門前,一個人也沒有,遞出登機證時,還聽地勤在問門關了沒?嗚,好可怕,老娘拖著個小孩好不容易到了這裡,不要把我關在外面啊。

結論是人算不如天算,血壓高了半天,到最後還是快半夜十二點才到。
而且我們的行李真的沒趕上飛機,還好我有先見之明,早在費城就打電話確定了花同學的地址,直接去填單子告訴AA,請在我的行李飛來之後送給我。
教訓是,帶著小孩絕對不要沒事去轉機。沒帶小孩也不要沒事去轉機。
我的腦袋糊到不明物質,居然沒事把直飛改轉機,嗚。
[written on 09/09/2009 (Oh, so many nines!]


xiaosan090811_1.jpg
【要小花美眉一起排隊登機。】

xiaosan090811_2.jpg
【等入關等到坐下看起書來。】

xiaosan090812_1.jpg
【熟睡中被抱上US airways,一路好睡到費城。】

xiaosan090816_1.jpg
【費城機場裡的兒童遊戲區;歸台費胞們,三炷香現在多了一炷了欸。】

xiaosan090826_1.jpg
【在飛機上吃喝玩樂。】

xiaosan090827_1.jpg
【等著回家。這次小三自己面對官員,官員說:「你是一個開心寶寶啊!」】

xiaosan090827_2.jpg
【從舊金山堅持到台灣,童工小三一定要推行李車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ur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
  • 小三 阿姨也想像你那樣好睡啊 啊啊啊啊啊

    今天在店裡看到Toy Story fruit snacks http://www.pixarplanet.com/forums/viewtopic.php?t=5360
    昨天也在Target看到超多Buzz玩具的啦
    S阿姨通通拿起來把玩 心理想著不知道已經來一趟米國的小三
    是不是也早就通通把這些東西玩過一輪了呢?

  • 啊啊啊啊~~我們沒有看到很多玩具啦,只在Disney Store有看到!!
    我去Target網站看了,玩具還不少欸~
    可是這次我只買了wall stickers要貼在小三房間牆上。

    chenxiaosan 於 2009/09/11 14: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