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說他想要玩雪我們就去玩雪

出發前他一直惦記著想帶胡蘿蔔去當雪人的鼻子我說胡蘿蔔不能帶出國吧,到日本再買

於是他說那也可以用樹枝當鼻子啊

一整天在零下活動結束回家時我問弟弟這一天最喜歡什麼呢

他居然說是坐纜車……好啦下山時有點像雲霄飛車滿刺激的可是我以為他會說玩雪啊

後來他說玩雪也很開心只是他的目標沒達成我忘記做雪人了。」

 

衝衝衝長子想要滑雪他問是要ski還是snowboard?

據說snowboard難度較高所以我建議他選ski後來想想snowboard對他可能也不難吧。

我問次子要不要滑雪呢次子反應有點激動如果妳要我滑雪我就不去了。

 

我本來就預估長子會去滑雪而次子只會玩雪

位在京都附近的琵琶湖valley只要坐火車再轉公車就可到達並且能同時完成兩小的心願。

我沒預料到的是公車班次不多而來滑雪的人非常多讓我擔心回程時如果搭不上車怎麼辦

(想好的備案是1.搭便車 2.叫計程車 3.用走的我只和長子說選項3他大喊很遠欸)

 

租裝備等了很久,排纜車上山也等了滿久

可是一路上山看到樹梢上地面上的殘雪還有琵琶湖的景色,真心覺得好美麗

到山頂時氣溫更低而且正在下雪本來就打算是來陪公子戲雪的我只能告訴自己加油吧。

我記得自己第一次看到雪時有多興奮能帶著孩子玩雪滑雪存下白色的回憶就冷吧。

 

先帶長子去報名滑雪課長子本來說他聽不懂日語欸我還說沒關係吧有body language

但沒想到真的不收不諳日語的小孩櫃台建議可以找英語教學的私人教練但也客滿了

以我的經驗,我想長子一個下午應該也只能在練習區裡滑一滑摔一摔吧,所以沒買lift

但我錯在太低估這隻猴子的運動細胞和膽量他在練習區一下子就摸出門道

我再查了一下滑雪初學者的技巧加上我自己的滑雪經驗(我們在練習區裡臨時抱佛腳)

大概知道如果摔倒該怎麼再站起來,他就決定離開練習區去更上面的坡道

 

長子練習滑雪時次子一個人在兒童戲雪區滑雪盆玩雪

我交待他不能離開這裡媽媽帶哥哥上去練習區等一下就來找你

孩子們穿著鮮黃外套遠遠就能看見我在練習區時時下望但看到的黃色身影都不是弟弟

長子本來不想滑了,但又決定要再試一次我要他上去緩坡時等我一下我先去看看弟弟。

 

但是長子沒有聽到媽媽說要等一下,他上去緩坡頂之後自己就衝下滑雪道。

事後他說他只是想滑一下試看看,滑下去後又發現很多人在衝另一道,他就跟著衝下去。

 

可是我不知道他沒聽到我要他等一下

所以當我帶著在抱怨等媽媽等很久的弟弟回來時,找不到他,很驚。

他能夠消失的地方是滑雪道,驚。

我不認為他可以下滑雪道,所以沒買lift票,他如果衝下去之後只能抱著滑雪板走上來啊。

這個小孩就在風雪中消失了。

 

站在他消失的地方,我很想哭。

一時間,我只有自己一個人帶著兩個小孩的情緒全都冒出來。

顧了大的顧不了小的,兩個孩子一起喊媽媽時也讓我很無力。

雖然我當下真的很想宰了長子,覺得你就消失在風雪中吧,少一個是一個。

可是一想到我在風雪中苦苦找小孩,應該是因為愛吧,那又何苦宰了他。

 

母子終於重逢時,他以為我會罵他,但我沒有。

他說他一衝下去就想到媽媽應該會生氣,所以他一見到我就先說對不起。

帶他去吃飯時,我才說我當時很想宰了他。

而他說我笑著和他說我想宰了他的樣子很恐怖。

 

這個我養了快十二年的孩子,真的如我所料的,站在坡頂突然想衝下去就衝下去。

雖然衝下去時有想到媽媽,但馬上就想:管他的。

也如我意料,他果然以為可以坐lift上來

他不知道要票,就去排隊,居然也就坐lift從山下回來了。

他說他看一下別人怎麼滑的就會了,說和直排輪概念很像,他還會彎腰加速了

他講起他的冒險口沫橫飛非常開心,完全不知道媽媽心裡的小劇場已經演到生死兩茫茫

媽媽看著他發光的笑臉其實也很開心,這個兒子會冒險往前衝我一點也不意外啊

好吧,孩子你慢走不送。

 

終於找到長子後,我叫他趕快去買餐劵先不要再講話了,你媽很累又很餓了。

次子就把他的白飯捧到我面前......這個小小男生總是照看著我

長子說衝下去的感覺很棒,馬麻妳應該也要下去看看,又說人生就是應該要冒險

我說,你去吧。你的人生你自己作主,這世界很大,我們都該多經歷......

孩子不知道的是媽媽帶著你們兩個一起生活就已經是人生中的大冒險了。

 

孩子們玩夠了雪我們也順利搭上倒數第二班公車下山

在火車站雪勢變大,他們躲在月台上的避寒處看雪花片片紛飛

後來幾日,在京都或大阪都偶爾會飄一點雪

某夜我抬頭看雪花落下一低頭發現弟弟兒仰臉張著嘴想接雪天真的樣子好可愛

現在想起來,都忍不住會微微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paget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