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善寺向水掛不動明王祈願,我行禮如儀在神像上澆水。
可是我沒能將水澆潑在不動明王身上。
長子在一旁訕笑,說「妳真是很糟糕。」
 
我常常和他說不要使用負面的語言和同儕和弟弟說話,
而今天他對著我說,妳真是很糟糕。
就在那當下,我非常非常非常難過。
 
我問他我真的那麼糟糕嗎?我真的那麼糟糕嗎?
我說好,那我就做一個糟糕的媽媽好了。
我跟他說,你知道一個人可以有多糟糕嗎?
你知道一個人可以有多惡毒嗎?
就在那當下,我幾乎要被他口中的形容詞整個擊垮。
自暴自棄的想法在心裡繞了又繞,你說我糟糕,那我就做一個糟糕的媽媽。
在法善寺橫丁上,我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在一旁的次子一臉也快哭的樣子,
連聲說著「馬麻妳一點也不糟糕,馬麻妳一點也不糟糕,馬麻妳很好......」
 
我知道長子不是有意,他只是習慣性的用負面的語言,
這是我一直要求他改進的地方,
因為我總是聽他自以為玩笑地這樣對朋友對弟弟這麼說話。
而我聽了總是覺得很不舒服。
所有現在感受到的情緒,其實一定和我過去的經驗有連結。
 
當然我還是無法做一個糟糕的媽媽,
我和長子說你講的話讓我很難過,
但也無所謂原諒不原諒,因為媽媽一定會原諒孩子的。
 
倒是次子說,馬麻妳不要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把這件事放在心下,放在腦中就好。」
好吧,聽到次子這麼說,我怎麼還能把事放在心上?
他說不要再想,去想一些開心的事,就不會再想這件事了。
 
「好。」我謝謝他。
 
晚上我和次子一起坐在浴缸裡,我低著頭沒說話。
次子又問我是不是在想葛格的事?
「妳不要放在心上,不要再想了啦,記得去想開心的事喔!」
 
我看著這張會為了討媽媽開心而刻意擺出的笑臉,
我知道他會揣測媽媽的心思不違逆媽媽,想讓媽媽高興。
我很心疼他這樣的個性,寧可他自我中心一些,不要委屈。
 
「我覺得下次妳應該和葛格說, 你讓我要開始不高興了喔,
請你不要再這樣。不然我就要生氣了喔。」次子又開口這麼提醒我。
「嗯,」我同意他的話,「好,下次我會先說我要不高興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