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得趕高鐵到台北參加研習營。

上星期一連三天趕高鐵去台北參加工作坊,第一天早上怕被小三黏住而錯過車班,於是才聽見小三翻動的聲音,我立刻奪門而逃。
才離家兩個街區,手機就響了。
媽媽的「不告而別」讓小三很傷心;委屈的童音讓我很心酸。

於是,這星期三天兩夜的研習營,
我從星期天晚上就告訴小三:
「馬麻明天要工作。你要去上學。把拔會去接你喔。」「把拔會帶你睡覺喔。」
我企圖洗腦小三,小三才不管,自顧自地說:「我要馬麻帶我睡覺。」

週一小三醒來時,我正忙著準備要出門。
時間仍有餘裕,有機會抱抱ㄋㄟ ㄋㄟˇ,也好。
只是當我告訴他:「馬麻要坐高鐵去台北工作。」時,
小三的表情馬上轉為蹙眉扁嘴,問:「我可不可以跟你去台北?」
只能拒絕,但忍不住心裡酸酸的。
如果孩子說「我要和你去台北。」我想我可以帶著更堅決的心情拒絕他;
但這小娃總是用委屈的語調探詢著:「可不可以啊?」

孩子的爸爸送我去車站,路上小三又問了:「可不可以帶我去台北?」
「不行啊。今天不行,媽媽去工作,不能帶小三。下次馬麻再帶你去玩。」
小三很想跟著媽媽,嘴裡唸著「ㄉㄨㄥ ㄉㄨㄥ可以去台北」、「ㄆㄨㄛˇ ㄆㄨㄛˊ可以去台北」;
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告訴他待會把拔會帶他去吃可樂餅,還帶他去看高鐵。

[然後小三問:「為什麼要吃可樂餅?」 
媽媽說:「因為小三很喜歡。上次小三把馬麻的可樂餅全都吃光了。」
小三賊賊笑著說:「我吃掉了,你就沒有了。」(哇!「就」的用法很熟練喔!)]

小三跟著爸爸買了媽媽的早餐,又在閘口依依不捨好一陣子,
我不得不離開,當爸爸抱著的小三撲來要我抱他一起走,
也只能抱一下,最後小三還是揮了手說了byebye。

更久更遠的離別,早就教會了我,不要回頭。
但我必須承認,離開窩裡的小雛,遠遠遠難於與比翼分飛。

雖然我知道,媽媽不在家,父子倆還是可以過得很好;
就算已經交待了種種搞定小三的招數,心裡還是很牽掛。
這就是媽媽吧。

離家的第一夜,電話那頭的小三劈頭就問:
「馬麻妳要回來了嗎?」
也不管我說什麼,「馬麻妳要回來了嗎?」「馬麻妳要回來了嗎?」
這一天,本來就強迫休假的爸爸正好可以接小三。
去公園玩,還出門騎三輪車,小三很開心。
(不過晚上因為鬧著要馬麻洗澡被扁;
清晨四點又起來四處找媽媽,還一直拉把拔的衣服想要喝ㄋㄟ ㄋㄟˇ~)

第二夜呢,沒有第二夜了。
本來想趁著離家的這兩晚好好完成手上的工作。
但恐怕是長期睡眠不足,讓我早早在安靜中躺在床上就不想動了;而半夜居然還被隔室的話聲吵醒。一知道第二天下午的行程可以請假,不管我得趕隔天清早五點的火車北上,馬上決定回家。(怎麼樣,我想我兒子嘛~哼哼)
和小三的分離,紀錄仍然維持在一夜。

這陣子的壓力與忙碌,不管小三明不明白,他都接收到了。
七月十二日星期六,我要研習。
原本的計劃是爸爸打算挑戰隻身擕子南下過週末。
而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陳爸爸週末得去公司解決點問題。
爸爸週末要上班並不是新聞,但偏偏挑上我難得有事的這個星期六。
算計了這個阿姨那個乾爹,繞了一圈還是把小三託給季衡馬麻。
這一天,小三充當李家的第二個小孩,跟著季衡回台北。
據說,他雖然吃得很多很好,但很難逗笑,總有點難掩的落寞。
我能想像他的神情,我也捨不得。

可是威廉曾和不想上學的季衡說,每個人都要去上學,大家都是這樣長大的。
這句話就某方面而言,實在安了我的心。

人生不就是一連串的離開嗎?
孩子離開媽媽的子宮、離開嬰兒時期、離開媽媽二十四小時的照顧、離開童年、離開青少年、離開原生家庭、離開學校、離開感情、離開工作……最後靈魂離開身體。

小三還小,生物本能讓他知道他必須跟著母獸才有生存的勝算;
當他一天天長大強壯,他一定會迫不及待摩拳擦掌要去開疆闢土。
媽媽我早早已準備等著小三興高采烈要離家的那一天了。

他的房間都還沒被他的東西塞滿哪,
我卻已經想像著我會倚著門看著他留下的空間的無限感觸了。

(好啦,我一直覺得離開比留下容易多多啊。)

歷經了媽媽老是匆忙來去、早出晚歸的這些天,
小三不得不長大了一些。
晚上去季衡馬麻家接他,他看到我非常開心,但還是可以繼續和季衡玩。
我承認他的不夠熱情讓我有點小失落,
不過這樣很好,他長大了,一點一點做好離開媽媽的準備了。
(真正要加強心理準備的應該是陳媽媽本人。)
而且這兩天居然還會吵著「要把拔」洗澡刷牙,是怎樣?

不過孩子的心理幽微難辨,心眼不像個頭兒那麼小。
七月十七日早上,我終於不必再趕車去台北,但八點半得上班。
小三本來已經準備好要和爸爸出門上學了,也不知道他從何感知我不急著出門,在家門口又賴著「我要馬麻抱」、「我要跟馬麻去上班」。
講好了等一下要讓媽媽送去上學,送走了爸爸,小三開心地在家吃早餐、玩火車;
好好地上了車到了學校門口,我停車時,小三還開心地說:「我要去上學了!」
就在我以為一切都很順利時,小三卻又改變心意死抱著我,不肯進校門。
趕時間的我,實在想丟下他一走了之,但還是只能壓下著急,作下許多承諾。
雖然,最後還是在小三張大嘴狂哭的伴奏下,踩下了上工的油門。

心裡記掛著,一下工就去直接去接小三,比平時大概早了半小時。
早上哭成那樣,下午卻黏著鍾老師,說要和鍾老師回家。
都坐上車了喔,還吵著要鍾老師上車。
問他要不要回去找鍾老師?
他就真的又回學校裡,毫不遲疑地揮手,斬釘截鐵地道別,走了。
半小時後,我再去接他。
他還不想和我回家,在校門口說:「我不要理你。」

累了很久的陳媽媽也會有神經斷掉的時候,問他要不要跟我回家?不要。
「好,那媽媽走了,你留在這裡。」
我,就開車走了。
(我尊重你說「我不理你了」的權利,但我要讓你知道話一出口得付出的代價。)

真的很想把小三丟在學校,丟到學校要落鎖為止。
甚至還想乾脆來個人間蒸發,讓小三爸爸去面對這一切好了。
想歸想,十分鐘後,我還是打了電話去找小三,問他:「要不要回家?」
這下子要了。
坐上車,小三頭兒低低;綁好安全帶,小三說要抱抱。
我不知道我的離開是不是造成了任何的陰影。

不過,我從來沒打算要參選模範母親,從來只是盡力在不影響別人的狀況下作我自己、盡力過著不勉強自己和別人的生活。
我只知道,小三是我的孩子,註定了與我共生、在我的影響下成長;
當我的孩子,不管是好是壞,已成事實,那也就只能這樣了。
當他長得夠大,要離開了,我希望會有一天他能明白,
不管別人如何形容媽媽有多好,那一點都不重要,反正媽媽從來都沒想過要當個好媽媽;
倒是因為有了他,媽媽才決定要作一個更好的人。
希望和我一起長大的這孩子可以帶著勇氣和喜悅,
還有對這世界美好的想望和信心,離開媽媽身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