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夏天,小三的爸爸開始帶便當上班。
怎麼會變成這樣?

故事是從我那幸福快樂的辦公室翻開第一頁的。
一早進辦公室,就有人塞來第二份早餐,
陸續還會出現切好的水果、圑購的點心、合買的下午茶、外送的飲料……
沒帶便當,只要交待一聲,下課回來,午餐就在桌上。
為了待在開心無比成天餵飽飽辦公室,
我付出的代價是無給的額外工時心力,得到了體重五公斤。

還有幸福的感覺。

從我接收到辦公桌上那盤切好的水果的幸福後,
我就決定,要讓小三的爸爸也一起幸福。
雖然他每天晚餐都在宵夜時段進食,
但上班日他常略過午餐,因為公司餐廳伙食不合他胃口,
當我必須刻意努力才會變瘦時,這傢伙的腰圍竟然不知不覺地變小了。
他每天帶著至少三種水果上班,一方面可以均衡養分,一方面也能在他不想去吃午餐時果腹。

然後,有一天他說,他們辦公室有微波爐了。
也就是說,他可以熱午餐了。
原本我想,從此可以把他的晚餐和水果交換時段,
我每天的工作仍然是作一頓餐點,切一盒水果。

但是不知為什麼,水果不見了,這個帶了便當的人,回家還是再吃一頓。
而且,從前打電話說要回家時,總是問:「有沒有東西可以吃?」
現在也不問了。
當我提出這個問題時,他的答案是:「反正家裡一定有存糧。」

沒錯,果然又是我自作孽不可活。
如果沒有時間壓力,沒有小孩在一旁吵著要陪玩,
我很喜歡在廚房裡玩耍。

小三的爸爸追求美食不遺餘力,時間金錢都無所謂,
這樣的食伴其實會造成我已不再青春,卻持續成長的問題。
而且要想出我們一家三口都接受的餐廳的難度愈來愈高,
於是,這個夏天我在廚房裡玩得更久了。

雖然因為調味時全憑感覺,還有小人四出作亂(譬如正要放糖時,有小孩大喊要尿尿!);
每道菜初登場的味道常會很驚喜,
但「愛是最好的調味」,陳先生仍然無怨無悔地吃完,
我的手藝也在他的指教下修正並改善。







認真開伙的同時,我常以冰箱內食材的庫存狀況來決定菜單。
譬如說某天我想做三杯雞,所以買了九層塔;
因為買了一大盒牛蕃茄,又有了九層塔,那麼再去買一包mozzarella;
蕃茄還有剩,來點絞肉加上杏鮑菇和洋蔥,作成蕃茄拌麵醬;
杏鮑菇一大包,順手再丟進三杯花枝裡;
洋蔥用不完,就來作個親子丼;
東一點洋菇西一點杏鮑菇,加上特價竹筍,端上一碗燒雙冬;
九層塔快變色了,泰式打抛肉正好可以終結它們;
本來我還打算來打青醬,但那樣我得用松子繼續這場沒完沒了的食材接龍。

沒有時間換鍋爆香又炒料細煨慢燉時,
我也能在十五分鐘內變出一餐三道菜的家常。
一個人的晚餐並不難處理,冰箱裡魚排抹鹽下鍋煎,黑胡椒一灑就是調味,
不然丟進烤箱烤或是放進電鍋一蒸,就有一道肉食。



我家蔬食調理簡單,以水當油,照樣爆香蒜仁薑絲,葉菜類大火翻炒再略燜即可;
沒時間細洗青蔬,高麗菜和美生菜處理容易,剝個幾片葉子燙軟,解凍高湯冰塊,拌上豆腐乳,馬上可以上桌。
近來更偷吃步的一道是燙花椰菜,一朵朵燙好分包冷凍,趕時間或不想做時,直接拿出來解凍也好吃。



只有兩道菜是不夠的,菜脯蛋、蔥花蛋、九層塔蛋、洋蔥蛋、皮蛋豆腐……變出來都很快;
杏鮑菇切片洒黑胡椒直接丟進小烤箱;
盒裝豆腐上舀一匙XO醬,灑點蔥花,淋上柴魚醬油,就是一道好料。
從居酒屋學來的鱈魚肝也是快手菜,
魚肝罐頭一開,磨點蘿蔔泥,再加上料理界的花魁阿蔥,白醋一倒,絕對是店頭菜色重現。

我喜歡廚房裡的遊戲,吃的人開心,我也開心。
挑戰做出又快又好吃的菜色是我的樂趣。
小三都知道馬麻最喜歡阿基師,
今晚打算來做昨天阿基師教的蟹肉豆腐煲~

P.S.
昨天我很認真在看阿基師教作時,陳小三要求我去幫他拿冰淇淋。
我說:「等我看完阿基師再去幫你拿。」
小三說:「妳看很久了啦。」
我說:「我沒有看很久,你才看湯瑪士小火車看很久。」
小三說:「妳看很久了,我沒有看很久。」
(明明兩個人一起開始看電視……)
(最後是我輸了,懶得繼續和他爭論誰看得久……)

【BTW】
讀了些以「廚房與天空」為名之文,
先不管每個人如何看待自己人生的選擇,如何闡釋自己的生命意義;
我不喜歡,用廚房與天空來分別代表家庭主婦與職業婦女。

這是我個人的文字潔癖。
「要是我展翅的天空就是廚房呢?」
Well……

【BTW again】
真的在我們家廚房飛過的,只有小強。
就是上次那隻讓陳來發面壁,讓我可以拍下「你在等我轉過來嗎?」的小強。

全站熱搜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