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到要帶他去找麥薯叔,陳小三開心得不得了,喊了聲「耶!去找麥薯叔!」
本來還死賴著要媽媽抱,為了去找麥薯叔,立刻腳踏實地,自己往麥薯叔那兒跑去。
麥薯叔,沒有紅色的蓬蓬頭,也不穿黃色的衣服;
他總是穿白袍,用口罩遮住大半個臉,他是麥醫師,不過我們都叫他麥薯叔。

麥薯叔自己開業一個月之後,陳小三終於有機會去捧場了。
填完初診病歷資料,麥薯叔就喊了陳小三的名字。
小三馬上放下手上的巧虎遊戲書,連跑帶跳衝進診間。

陳小三有生以來,舉凡健檢、打預防針、感冒、不明症頭......幾乎全由麥薯叔經手,
尤其當媽媽還是很生嫩的新手媽媽時,明知覲見麥薯叔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也要派出青春小鳥和他耗下去。
這一耗,就是耗到日理百餘小兒的麥薯叔都認識陳媽媽和陳小三了。
能夠認識這麼好的醫生是我們的榮幸,但這種緣份想起來實在也有點悲,
如果不是成天去拜碼頭,哪有那麼容易被記住啊。
不過小兒科醫師和獸醫在某方面是一樣的:
他們的病患都不會表達自己,所以除了要會醫小人和小獸之外,
最重要的還是要能安飼主的心。

而我們家小三三不五時就會被麥薯叔拿針扎一下,
但是提到要找麥薯叔,他都十分猴急。
媽媽受傷,他馬上想要到找麥薯叔;
媽媽說他生病了,他自己就吵著要去找麥薯叔,要吃藥。
(沒錯,麥薯叔開的藥真的很好吃,小三會吵著要,昏~)

說真的,麥薯叔不是神醫,在他手下也沒有藥到病除這檔子事,他給的藥不重,往往真的只是吃安心。
願意癡癡排隊見他(小三史上最累紀錄是看完回家都快晚上十一點半了),只求一個安心。
麥薯叔看小孩很仔細也很溫柔,很有耐性一遍遍回答媽媽那些他應該回答到爛了的問題。
他會仔細地解釋小孩的狀況,大多數時候,除了領回藥包,也領著一句「沒關係」安心地回家。
無法藥到病除無所謂,媽媽只要確定小孩的熱度不是兇病猛症的先遣部隊就好。

麥薯叔現在從員工變成老闆,陳媽媽和李媽媽還為麥薯叔現在要承擔的壓力而擔心。
不過我們當然為他能擁有自己的診所而開心,
而且現在候診時間縮短了很多,排隊的人龍少了,也有比較充裕的時間放心和麥薯叔聊天。
(可是又擔心麥薯叔生意不好......哈哈~)
還好麥薯叔說他很好,畢竟是自己的診所,他可以做他想作的事。

薯叔一直說小三長得像女生,之前健檢畫成長曲線時還無意識地用了粉紅色的那張表;
最近薯叔改口說小三愈來愈像男生了,也不忘問媽媽什麼時候要再生一個?
啊,要再生一個小孩,那麥薯叔的仰慕者又會多加一號了。

麥薯叔看著陳小三長大,媽媽想,一直到麥薯叔變成麥野爺,都還會照看著我們全家吧。
【這則日記的重點是:麥薯叔自己開業是媽媽今天夏天的開心事之一啊!哇哈哈!】


【麥薯叔到學校健檢 。看陳小三嘴巴張這~麼大......未免太合作了的專業級病童表現。】


【9/6 陳小三去看麥薯叔,竟然自己爬上麥薯叔的桌子上。
不過多虧麥薯叔給的貼紙和維他命軟糖,小三才肯好好看鏡頭。】


【本來只想趁麥薯叔看診時側拍一下,沒想到居然得到和麥薯叔合照的機會,媽媽超開心啦。】
【2008年,陳媽媽最喜歡的三師是:陳姓工程師。鄭姓廚師。還有麥姓醫師。哇哈哈。】

[written on 09/02/2008; updated on 09/11/2008]

全站熱搜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