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我正在和時鐘以及小孩賽跑時,陳爸爸居然要我幫他烤貝果,因為他要去上廁所。
在不適當的時刻提出不適當的要求,當下我的理智差點斷掉,但我理智地明白不是抓狂的時候,
(我現在人生的一大悲哀就是連抓狂的自由都沒有了,嗚)。
烤個貝果要不了一分鐘,只是我在二十分鐘之內必須微波小人的豆漿、把小人的餐具組合好放進餐具袋、準備好自己的書包、叫醒小人、讓小人著裝完畢、自己刷牙洗臉換衣服,然後出門。
如果慢了一點、錯過一個綠燈…這一分鐘會讓我塞在路上五分鐘甚至十分鐘,
會讓我為了趕八點上班不遲到而緊繃著心情,在高速公路上貼著速限狂飆。

「而且,是為了他要上廁所。」這更是踩到我的大地雷。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大腸經,只是我的大腸經很容易緊張,只要有時間壓力,它就裝死。
每天我看到陳爸爸悠哉游哉地早晚帶著他的i-朋友們坐在馬桶上,
而我卻忙得沒有時間停下來、沒法子安心辦人生大事,心頭燃起的絕對不是什麼熊熊愛火。

從此等生活瑣事,就能看出爸爸和媽媽不一樣。
媽媽我把孩子、家務、工作…都放在自己前面,常常手上做著一件,心裡盤算著下一件又再一件。
偶爾偷閒(用偷這個動詞真是令人悲哀啊)玩一下,心裡還記掛著好多待辦事項。
而爸爸呢?回到家裡就有熱飯吃、想開電腦就開電腦、要上廁所就上廁所……
媽媽我心疼爸爸工作一整天很辛苦,自己能招架時,就讓我的親愛的好好回家放鬆一下。
不過當我累到沒耐性、脾氣壞時,就會想起自己也是全職工作,怎麼沒人心疼我呢?(我想哭了)

然而,我是有兩個小孩的媽媽,沒什麼時間可以用來悲傷,就算悲傷還是要帶小孩。
想起五歲季衡說:「我以後要當個不麻煩人的爸爸,小孩上學我送、垃圾我倒、車子髒了我開去洗、碗也我來洗,全部都我來做。媽媽只要休息就好~~」他媽媽說,這麼好的男人,哪裡找~~
一件件數算起來,我們家陳先生就是這麼好的男人,甚至更好。
但就算以上全做了,媽媽還是沒法子休息啊~而慚愧的是,我也不覺得陳先生做了什麼家事。

明明送了小孩、倒了垃圾、洗了車子、洗了碗,為什麼我還是「不知足」地認為他沒做什麼呢?
我在開車時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得到的答案很簡單,陳先生只是機器人,只要動手不必用心。
譬如說,基本上陳先生會折衣服晾衣服,但是髒衣服籃滿了,不會拿去洗,只會繼續疊高高。
就像今早我醒來,問他昨晚有沒有把洗好的衣服晾起來?當然沒有,因為我沒交待就昏睡了。

讓媽媽生氣的,就是媽媽心裡的待辦事項長得不得了,卻看到爸爸閒著沒事自顧自地玩。
「你沒看到我有好多事要忙嗎?」這句話有時在心裡、有時大聲說出來,
媽媽也需要放鬆的時間、需要被呵護照看……只是爸爸的眼睛都看不到。
愈來愈強的媽媽只能安慰自己,爸爸已經算是很顧家、顧孩子的男人了;
能每天下班了就回家、能夠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已經很好了。(擦掉眼淚苦笑攤手存檔去晾衣服)

全站熱搜

ur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