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小三剛出生時,我媽叮嚀我不要傻傻一下班就去托嬰中心接小孩,要給自己留一些餘裕。
昔初為母,寶貝小孩得緊,我還是常早早就去帶回孩子,帶著去公園玩到天昏地暗。
回家後我常邊看著型男大主廚邊抱著小寶貝,母子兩人便在沙發上睡著了。
那時,我還是隨性的媽媽,小孩吵了番了就抓來塞奶,跟著我的作息相依為命。

後來小三長大了、弟弟來了。付我薪水的那份工作,要求愈來愈多。
我對自己為母的要求,也愈來愈多。我要好好帶孩子吃飯睡覺、過有規律的生活。
我要求孩子同時,也要求自己必須做好榜樣,所以我很忙也很急,因為我的時間好有限。

弟弟一出生就必須和哥哥分享這些那些,而他的媽媽規矩很多也很嚴格。
絕大多數日子,我都拖到六點半前後才去托嬰中心接回弟弟,也沒什麼時間帶他去公園玩;
還好他不知道哥哥小時候怎麼生活,也就認份當著媽媽的乖寶寶。

二月上了幼兒園,決定要早早去接他。
雖然這意謂我一下班就得快快閃人,在職業與事業之間,只有高速公路上飛得很低的那一段獨行。

我只是想,一天之中,有一小段時間,只有我和弟弟。
我不知道弟弟在不在意,但我很在乎。
因為我知道,很快,要不了幾年,弟弟就會和他的友伴嘻嘻哈哈地跑開了。
現在我能給他也給我自己的,是一些專心的陪伴;
在這段時間裡,我不必分心照管哥哥,只要對待弟弟。就像哥哥小時候那樣。
每天,他看到我出現,總是急著衝出來,邊穿鞋邊報告他今天的大事;
我喜歡牽著小男生的手慢慢走的感覺,縱使他時常想掙脫往公園跑去,我還抓得住他。
沒有哥哥分散我的心神、沒有哥哥帶著弟弟一起狂奔,只帶著一個小男孩的媽媽,比較心平氣和。

有時候,我們去公園。弟弟想去盪鞦韆,我們就去盪鞦韆;偶爾,我們會和朋友一起去溜滑梯。
有時候他想回家看卡通、有時候又想先去接哥哥,他想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
有時我們回家一起做些事情,他三歲快半,還很樂意陪伴媽媽,當媽媽的小幫手。

外面陰雨濕冷,我們回家,他坐在廚間枱前,珍而重之吃著好喜歡的鳳梨酥,
我手上忙著晚餐、眼裡看著我寶貝的小男孩,這才是我的大確幸。

【第一次視力檢查】
幼兒園發回通知要視力檢查,三月底前請家長帶去特約診所。
記得小三當時是在校初檢,再拿一張不合格通知回家(小人眼鏡都配好了,通知單真是拿心酸的)。

星期一我預告弟弟週五要去檢查眼睛,小子聞言開心地喊了一聲「萬歲,我要有眼鏡了!」(昏)我說你不一定會有眼鏡,他用一種你怎麼都不懂的口吻堅持說「我長大了啊,就要有眼鏡了啊!」
週二到週四,每天放學回家時,弟弟都問我「是不是該去看眼睛了?」「沒有沒有沒有,是星期五~是要帶睡袋回家洗的那一天~」「不是~是今~天!妳弄錯了!」小子氣呼呼。

星期五終於到了,下班後帶弟弟去眼科,規模頗大裝潢很漂亮。
先用機器看眼睛之後,驗光師問「弟弟會不會比缺口?」我沒教過,應該不知道吧。
所以她在紙上畫了一個E要我帶弟弟出去教。教一次就會了啊。
而且他比劃時超可愛喔,會配著「咻~上去」「咻~下來」「開過去~」「開過來~」

我告知驗光師教完了,但她讓我們在外等了很久。
我帶小三檢查視力的經驗是,照完眼睛後立刻換位置去比缺口,一氣呵成。但此處看來似乎是先叫兩三個小孩照完眼睛,再出去等,再幾個進來比缺口。我帶小三去馬偕時也是這樣生產線式的檢查,但馬偕會換診間,由不同人操作。此地在同一診間同一人,有沒有這麼麻煩?!很不解。

問題就出在這,弟弟本來很開心去看機器裡的小房子,但被支出去又被媽媽一直要求複習比E,他開始很不耐煩。再回去比缺口時,驗光師先讓弟弟雙眼一起看,確認他到底會不會比。之後要弟弟遮單眼時,他就不太肯合作,我在一旁說「你這樣很像海盜喔!」「我不要當海盜!」比來比去雙眼各比到0.5他就不肯再比,嚷嚷著說他看不到了巴拉巴拉....驗光師說他第一次比已經很好了。但同時陳弟弟自己拿著遮眼的罩子反過來(弧面朝外)開心的在臉前比劃,我再問他可不可以再比?他說可以。我告訴驗光師他可以了,於是又比了幾個,右眼變成0.6。接著,讓弟弟戴紅藍眼鏡,看他能不能認出圖卡上的圖形。

然後,再出去等。等到叫他進去看診時,弟弟已經大暴走,這是很反常的狀況。我硬把他抱進去, 醫師看他掙扎,還說看眼睛不會痛啊~我倒是回了一句「是他等太久了~」然後弟弟拔腳衝出診間,我追出去再把他抱回來(哎,小姐就是這樣一點一點變歐巴桑~嗚.....)接著在弟弟放聲大哭中,聽醫師宣佈弟弟的視力以他的年齡來講還算可以過關,又給我看了兩個數值-1/ -0.75,「但他的眼球太用力了肌肉太疲勞什麼的....平板一天只能玩三十分鐘.....」哭聲中,我只聽清了這一句(汗)。我問醫師,弟弟有沒有遠視?答案是肯定的沒有。領了放鬆肌肉的眼藥水,離開。

離開診所,我牽著已然平靜的弟弟,問他本來不是很想來檢查眼睛嗎?小人兒總是有顛倒是非的特權,說著他不想要檢查了。我問「那下次和葛格一起去好不好?」他點頭說好(攤手)。

自從老陳換了新傢伙後,我和小孩接收了舊玩具;有時我自己貪玩掛網,便任著弟弟玩平板。
我知道這樣不好,這陣子終於收起自己的玩心,帶著孩子們早早去睡覺。
我偷偷希望弟弟和小三一樣遠視,這樣我就不必管他們做任何會近視的事了。
沒想到弟弟視力算正常,那我要怎麼解釋為什麼哥哥可以打很多電動、平板看很近而他不行呢?

【諾羅病毒】
視力檢查完回家晚餐,明明碗裡有他喜歡的蛋、玉米,和各種肉類,他卻趴在餐桌上。
我當他累了,便不勉強他吃飯,摸摸看看,發現他脹氣。七點多就幫他洗好澡,陪他去睡覺。
結果十點多他醒來說「我不舒服」。我意識到不對勁但來不及了,先嘔一小口再來一道大噴泉~

撤掉我們的枕頭套、換掉孩子的衣物,床單只沾到數星,想睡覺的我決定先鋪條大浴巾再說。
因為根據經驗,福無雙至吐不單行啊~整夜我斷斷續續聽著弟弟哼哼嘰嘰說肚子痛,果然清晨快五點多又吐了,老陳急著拿面紙之際,我以大俠之姿說著「毋須驚慌,吾早有準備~」
浴巾早就墊好,等他吐完整條包起來撤收,換一條再繼續睡......不久弟弟又說「我大便了......」
好,媽媽起床幫他換掉尿片和沾了軟便的衣服和褲子,然後去淘米煮稀飯再回去睡.......

弟弟檢查視力時的反常,可能就是因為他不太舒服了吧?但就算不舒服, 今天點眼藥時都好乖。
我要他告訴我點到了沒有喔?他都很合作,而且也聽話不揉眼睛。
小兒科醫師說應該是中了近來流行的諾羅病毒,
弟弟一整天都沒什麼精神,發著燒躺在沙發上看哥哥打電動看卡通,但多半時間都睡著了。
偶爾醒來,我便提醒他喝水,問他要不要吃點稀飯,如此過了小孩好安靜的一天。

星期天中午爸爸給弟弟吃水餃,結果病情進入水瀉期,讓我近八年為母生涯登上又一高峰。
第一次見識到解開尿片時竟居然「積水」,超傻眼!正在清理時孩子又腹痛難忍,我要他快去坐馬桶,根本來不及,一噗鳥屎落在浴墊上,又一噗在淋浴間裡,然後又一噗又一噗……
小孩肚子痛還沒哎那麼厲害,倒是流在他腿上的稀屎讓他非常不舒服,哎得更大聲。

老陳說弟弟水瀉弄髒很多褲子,我白他一眼,淡淡說「我出門上班前都洗好晾好應該已經乾了.....」

星期一放學,老師說弟弟在校沒有拉肚子。我帶弟弟去超市買運動飲料,他本來還想去公園玩,突然說不要去了。我追問他,果然肚子又不舒服。看他神色不對,我抱起他,告訴他如果忍不住就大在身上沒關係。大在身上總比站著時有可能會從褲管流出來的狀況容易控制啊~
於是,繼前陣子哥哥在我車上嘔吐,弟弟承兄之志,在超級市場完成了「上吐下瀉」這個成語。

星期二,拉拉樂還不知何時能結束,連吃了三天稀飯,弟弟一早就和我說他不想再吃粥了.....
而活跳跳猴子大哥一早居然很沒精神,體溫也比平常高。而且我在上第一節課之前,就接到小學護理師的電話說他發燒,問家長能不能去接他......嗚......

【母奶】
睡前ne一下。

睡前nene成為儀式,我固定提醒他「可以停了喔!」
有時他要兩邊都ne到,但到三月底時,常是ne個意思意思,一提醒馬上滾回位置睡覺。
3/31弟弟突然想到他要和爸爸去阿媽家,說著「我會想馬麻欸~」「我想和妳在一起~」
我用可以坐高鐵坐火車買棒棒糖來說服他和爸爸去南部,
只見他眼睛睜得大大亮了起來隨即又暗下,「可是我晚上想要nene啊~」這才是重點啊!

【如廁訓練】
媽媽有點懶得每天要哄弟弟去坐在馬桶上大便,他想包尿片噗噗,就包尿片吧。
只是每天包尿片時,我總是邊包邊說「等你長大就要坐在馬桶上大便喔!」
「嗯!因為我還太小。」「等我長到八歲!」弟弟總是這麼回我。
至於在學校時,他倒是能坐在小馬桶上成功迎接噗噗,只是兩個月來只在學校嗯了兩次。

臭便便味傳出之後,他總是不肯立刻把尿片脫下,「還要再包一下」。
爸爸不喜歡臭臭弟弟在身邊繞,老是唸弟弟好臭好臭,說只要他去坐馬桶就不會臭了。
(是說嫌臭就自己去清理小孩啊!哼!)
有幾次天亮了才發現睡前忘了幫小卓包尿片,還好沒事,也表示他已經能一夜不尿尿了。
媽媽會裝著大驚小怪問小卓是誰沒有幫他包尿片,他總是笑著說是把拔~

【有哥哥真好】
兄弟倆啊好起來很好,弟弟常常要和哥哥一起。
一起玩、一起洗澡、一起窩在哥哥床上......
哥哥總是和弟弟說「我們是兄弟」,弟弟學舌「我們是兄弟」「我們是兄弟」~
媽媽極愛看這兩小勾肩搭背齊聲喊「我們是兄弟」,伴隨著歡快的笑聲,十足解憂。
後來弟弟也對著媽媽說「我們是兄弟」,這句話對弟弟來講應該代表很愛很喜歡吧~

兩個小孩三不五時也搶啊吵啊。
哥哥會問「為什麼弟弟可以我不可以?」我好討厭這種問題啊!
不然就是弟弟講話,哥哥就故意唱反調,惹得弟弟哇哇大叫。
只是孩子吵歸吵,哥哥仍願意帶著弟弟同玩,弟弟也喜歡和哥哥待在一起。
兩小一起去洗澡,笑聲語聲伴著嘩嘩水聲充滿我們的家

洗完澡,弟弟想再玩一下;我稍後去看他,小子把小腿浸在水桶裡足浴,「葛格教我的啊~」
要下車了,弟弟在找鞋,我質問為什麼在車上把鞋脫掉?「葛格也脫掉了啊~」

週日夜,孩子們坐在我對面看ipad上的卡通。
輪到弟弟,沒想到弟弟說他要和哥哥一起看:「這樣他才會開心~」
「妳看,他笑了~」然後,弟弟問正在嚼泡泡糖的小三:「你可不可以吹泡泡讓我摸摸看?」

【自理/生活能力】
能自己穿脫衣褲。會解/扣鈕扣。拉拉鍊需要協助。某幾條褲子會固定穿反,應該是被圖案誤導。
洗澡前會自己準備衣物,拿進浴室並且掛好。
接弟弟時,他常在第一時間報告本日大事,像是「我今天挖土!」
「今天我自己包尿片!」「我會自己點眼藥水!」「我今天坐在馬桶上大便!」
回家讓他表演,真的會自己站著包好尿片(但不太牢)、點眼藥水(真驚人)。

生活規律漸成習慣,回家後會收鞋掛書包;把果汁濺到桌上,能順手擦乾淨;
甚至連媽媽的電腦包,都會幫忙掛在玄關。

睡前媽媽盯哥哥收散落的書籍、垃圾時,正要出聲喊弟弟,發現他已經在收玩具了。
弟弟想玩ipad,會說「三昏鐘?」我會說等你洗完澡刷完牙之後才能玩一下,媽媽說要停就要停。
我們在睡前洗澡,洗好後刷牙,本來弟弟常耍賴不想刷牙,現在他反而會催促大人趕快洗澡,
「洗完澡後刷完牙包尿片!這樣我就可以看一下哀配了!」他總是這麼唸著。

【幼兒園】
弟弟非常喜歡「我~的幼兒園」,他說「上學超~開心的」、「超~好玩~」。
是啊,因為他每天上學就是去玩,常常在放學見到媽媽時,馬上報告今天又有什麼新鮮事;
他會去種菜、挖土、玩水,常常帶著濕濕的或是沾著泥沙的衣物回家。

【弟弟說】
中午外食,媽媽稍離座,交待爸爸看著弟弟。
回座時,爸爸說他剛才叮嚀弟弟要小心,弟弟回了他一句說:「馬麻不是要你要看著我嗎?」

兩個小孩在車上吵鬧,我要他們安靜,沒想到這個三歲半伸出手掌表示制止,同時說「別說話....」

晚上我要弟弟吃藥,他居然對我說:「這很噁,為什麼我一天到晚都要吃藥?」

爸爸:「弟弟你大便了厚?」媽媽:「聞到味道了嗎?」
爸爸:「他的大便無遠弗屆啊~」媽媽:「就像我對你的愛一樣嗎?」
弟弟突然說:「嗯,對,我的大便就像把拔的愛一樣~」

【記日子】
爸爸買擀麵棍時,弟弟堅持也要買一根日式擀麵「滾」。

本月份很愛玩烤銅鑼燒遊戲,用夾子夾入烤盤排好、送進想像的烤箱、再裝進小袋子裡送給媽媽。
我說「謝謝老闆」,弟弟說「我不是老闆,我是妳的小孩。」

媽媽起鬨拿豬耳朵和飛機餅乾拍頭昏眼花小飛機繞圈圈照片,哥哥大力配合,弟弟不肯就範。
而且當媽媽在地板上排好繞圈小飛機時,小小人衝過來拿走哥哥頭上的小飛機餅乾。
弟弟很生氣也好傷心,因為「不可以把餅乾放在地上!」「掉到地上就不能吃了!」

弟弟常常從幼兒園綁著小辮子回家,一根兩根三根都有。
在托嬰中心時也會綁,哥哥小時候也常如此,我好奇問了老師,果然是弟弟主動要求要綁的啊~

錯過晚餐睡著了的弟弟足足睡了十二個小時後,在週日早上七點神清氣爽的吵他老娘起床。
自己下了床,說要去換衣服了,然後回來說「沒有褲子了」(好,我起來幫你拿)。
接著拿了磁力畫板硬要我看,說他「寫」的是「老師說要帶小孩去公園。」

去漁港逛海鮮攤,弟弟沒什麼市場經驗,一臉好奇又開心,到處是他沒看過的魚蝦蟹貝。
定定站在攤前看活跳跳的蝦還有一直噴水的文蛤,有隻蝦跳出來剛好跳到他臉上.....

哥哥爬上矮牆,跑著跳著走遠了,弟弟也要上去爬,我要他站起來走,我會牽他手,他不肯。
我說「用爬的褲子會髒」,小子於是弓起身子爬,他說這樣就不會把褲子弄髒了......
他說的有理,我便不勉強。看著他弓著身四肢著地前進,這小小的孩子讓我好驚喜,就在此刻,他教了我「無須命令也不必商量,只要說出我的顧慮,孩子會自己想出處理事情的方法的」。

我們在春天尋找蒲公英的種子花球,弟弟吹得很開心,只是他常吹個兩口便開始搖晃手中的花球,
用力把種子甩下來......起初我制止他甩出種子,轉念一想又有何妨,他可以用他喜歡的方式讓種子迎風飛去,無論是吹或是甩,我們都一樣歡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paget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