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騎
哥哥一直很想出門騎車,於是初春四月,我們家開始在黑夜中馳騁。
第一次夜騎,媽媽騎親子車載弟弟,騎著騎著,弟弟居然伸手按了變速旋鈕一下,說「TURBO!」
發音清楚又正確,嚇了我一跳,他還要求我得加速,「因為我按了TURBO了喔!」
本來以為是他從哪部卡通裡看來的,其實是爸爸之前載他時教的啊。

夜騎時我對小三說:「你沒有好好騎車的話,下次就不能再出來騎車了。」
弟弟馬上說「妳可以帶我出來,我很乖。」

弟弟一直想要自己騎腳踏車去夜騎,爸爸媽媽無法說服他,於是媽媽決定讓他自己騎一次。
出門後我們分成青少年組和幼兒組,爸爸帶著哥哥先走,媽媽跟在弟弟身後。
一出門的長下坡無疑讓弟弟非常開心,但媽媽擔心的是回程時一路緩緩小上坡。
小人兒出我意料非常來勁,小腿兒一路狂踩,又是聊天又是唱歌。
老陳帶小陳直騎到底折返,在途中遇到幼兒組,一起回頭。
回程路上爸爸陪弟弟慢慢騎,上坡路對還掛著輔助輪的小車騎來有點辛苦,但他自己騎回家了。
算算弟弟來回可能騎了四公里左右,說真的,媽媽本來預計可能要幫他牽車回家呢!
到家停好車,問弟弟下次還要自己騎嗎?「要給媽媽載。」
這天晚上,平時睡相很差的弟弟,竟居然一整個晚上睡得好沉,幾乎沒移動過身體。
但隔兩天要出門時,弟弟想帶玩偶,我說沒地方放,於是他又想騎自己有籃子的車子。
我說今天晚了,沒時間等他慢慢騎,下次早點出門再讓他自己騎。

夜騎活動持續進行,弟弟對被載感到興趣缺缺,寧可在家看卡通;
4/28較早出門,時間充裕讓他自己騎車出門,看他忙著關電視、戴安全帽、找水壺,興緻極高。
這回我知道他的斤兩,差不多了就停下來喝水掉頭往回騎。
第二次出征,弟弟兒成功衝進樹叢也衝下人行道= =。
意外發生主要原因是小車左側輔助輪鬆動,騎一下就移位,造成車子不穩,我只好沿路幫他調整。
弟弟連滑步車都還無法完全掌控,爸爸還一直慫恿弟弟把輔助輪拆掉,父子都很搞不清楚狀況。

當他連人帶車卡在樹間,正要哎哎叫時,我說「這次你成功了欸!成功衝到樹裡面了欸!」
他立馬被我哄到,開心說「對!我成功了!」
我陪他慢慢騎上坡路,離家大概不到兩百公尺,小子竟居然棄車跑掉,還在地上趴成ORZ姿勢,
嚷著「我沒有力氣了~我燃料用完了~」最後只好我幫他牽車回家。

只是啊,原本出門騎車是我自己想要多少運動一下,如果弟弟自己騎,我的心跳根本不會加快;(頂多被嚇到加快一下子)(我也不是不會怕的好嗎)(下次我打算跟著他跑算了)。

光頭
弟弟非常厭惡洗頭髮,都三歲半了,每次洗頭髮時都會是會哎哎叫。
問他「去剪光頭好不好?這樣就不必洗頭髮了喔!」
聞言小子眼睛都亮了,成天追問媽媽「什麼時候帶我去剪光頭?!」
終於媽媽臨時有空,一進理髮店說要剪光頭,阿伯還確認一次,然後說「今年第一顆光頭出現了!」
整個過程弟弟都非常樂,出了店門還自己摸著光頭轉圈圈,好開心~
隔天起床,自己摸一摸頭,對我說:「這一顆光頭今天還在欸~」
我摸摸他的光頭,笑著對他說「會在好多天喔~」

光頭小男孩吸睛度很高,大家見了都笑嘻嘻,老師說弟弟的光頭很討喜,大家都很想摸一摸。
可是弟弟回家說「不喜歡大家都叫我小光頭」,媽媽說「那叫你大光頭好不好?」
經過快炒店,有客人突然伸手摸了經過的小光頭,還聽得一句「他和我一樣光頭欸!」

家附近開了高雅文具店,午後難得沒有小人伴身,終於能造訪。
在店中低頭欣賞把玩,眼角餘光瞥見一個小光頭經過,推門而出,果真是我家小光頭......

公園
小人兒喜歡公園,我們於是走跳各個公園;公園要有名字才好稱呼,所以我們自己取名。
常去的大公園叫大象公園,因為有一座大象長鼻子滑梯,但最近發現大象臉已經壞掉被換掉了。
土地公廟前的公園叫土地公公園,但小孩口中變成土地公園,靠近乾爹家的公園叫乾爹公園,
在新家附近的小小公園則叫做大便公園,我應該先稱它噗噗公園或嗯嗯公園才對(跺腳)。
因為我提議去「附近那個有滑梯的公園」,弟弟卻一直問哪一個?
我最後說,就是上次你在那裡大便(在身上)的那個公園啊~「喔~我雞道了~」弟弟說。
結果他去玩了一陣後,又說「我想要回家包尿片大便了」果然是促進便意的公園無誤。

玩黏土
弟弟用黏土做出立體造型,說那是憤怒鳥。我說你沒有紅色的黏土欸, 他說用灰色的就好。
他做好三隻,排成一列,做了豬,放中間;一隻隻拿起排著隊的憤怒鳥,邊嚷著「拉~」邊做拉弓動作,「咻~射出去了~」一定要射到最後一隻,才會打中。弟弟說可以用黏土玩混路鳥。

弟弟說他要做大象時,我沒多留意他,直到桌上排著一隊三隻大象......
我看到時很驚訝,因為他把大象的特徵都做出來了,有長鼻子大耳朵和粗粗腿。
不過我一直想到蠟筆小新口中的「長毛象」;創作者說那兩顆圓圓的蛋蛋(大誤)是「眼睛啊~」

我說我要拍照,弟弟卻不讓我拍。先説他還沒有做耳朵(其實我本來以為那「眼睛」就是耳朵了)。我看他從大團黏土揪一塊下來,手指靈活捏出形狀,再把不需要的黏土拿掉黏回黏土團去;
耳朵接合好之後,讓本就十分傳神的大象更神似了~可是他還是拒絕讓我拍,另兩隻被他半毁......

自己做
洗好澡,弟弟拿起浴巾,說「我會自己擦」。
我好想自己動手,一下子就擦乾小小人兒;但我只是坐在馬桶上,看著他自己來。
我稱讚他好棒,「什麼事都做得很好」,孩子點點頭「嗯,對,我什麼都會自己做」。
「你怎麼這麼棒啊!」「因為我要讓妳開心啊~」(這小娃怎麼這麼甜,真是我的好寶寶禮物啊~)
陳小弟說這話這天,剛剛好滿三歲半。

「你把自己的事都做好,我真的好開心!」我抱抱我的小寶貝,刻意肯定他的好行為。
於是他接著說「這樣妳就不會生氣,妳生氣我也會很生氣。」
我想,這孩子真是天生的親子教養專家。

弟弟在看DVD,大喊「馬麻幫我拿水~」
我:「我不要。自己會的事情要自己做!」
弟弟:「可是妳一天到晚都幫我拿水啊!」
我:「什麼叫我一天到晚都幫你拿水?你請我幫忙要有禮貌啊~」弟弟:「馬麻請幫我拿水~!」
前一天才說要讓媽媽開心,自己的事自己做,隔天就使喚起媽媽......嗟~

【視力/口腔/聽力檢查
4/9 趁著請假早回家,我帶弟弟去檢查視力,四點多的眼科診所,果然人不多。
之前和弟弟說好下次要再和哥哥一起去檢查視力,還好弟弟今天心情美麗,同意自己去。
程序都差不多,但細節差多多。先看檢查眼睛的儀器,也是要求小孩看裡面的房子;
但驗光師會哄小孩,「底迪看房子喔,看那個門會有老虎跑出來喔~仔細看喔~有沒有看到?」
所以弟弟很認真的看,完全不亂動。
接著比缺口,不需要三歲半小孩一手拿遮眼罩一手比劃,驗光師直接拿驗光用眼鏡讓弟弟戴上。
這招真是太聰明了啦~弟弟一直很想戴眼鏡,這下他超樂的,自然非常合作認真比缺口。
再來進了診間,醫師告訴弟弟接下來有三個任務要完成,又把弟弟哄住,很快也很開心檢查完畢。

這次的檢查結果很好,沒有近視沒有散光,視力左右皆1.0,醫師說媽媽把小孩生得太完美了~我沒和醫師提起之前在別處就醫的事,不知道兩次結果的差異是因為測量誤差呢?
還是當時醫師開的眼藥水奏效?抑或是積極管制小人使用ipad時間的成果?
不管原因,我的課題就是得在「希望近視的遠視哥哥」和「不要近視的弟弟」間找到生活的平衡。

4/3牙醫至幼兒園口腔檢查,下排左右最後一顆臼齒蛀牙。這是例行檢查早就發現的狀況。
只是我老是覺得他上門牙的表面和牙縫蛀了,檢查結果通知單裡卻沒指出這一點,欸!?

4/11 衛生所到幼兒園進行聽力篩檢,檢測結果聽力正常(哥哥小時好像沒有這項檢查)。
問他有沒有檢查耳朵?弟弟清楚敍述「要摀耳朵,聽嗡嗡嗡在哪一邊,然後舉手。」

【如廁/解尿片訓練】
早上偶爾尿片會是乾的,最多大概連著三天;老師說弟弟有能力解中午的尿片,但他似乎覺得中午就是要包尿片,有時還沒午睡,尿片就濕了。老師告訴我,要視情況開始讓他不包尿片午睡。

出門準備尿片一天三片。晚上一片、午睡一片、便便也得備一片。
我要弟弟去坐馬桶,他說「我還太小,只能自己騎腳踏車,還是要包尿片大便。」
我放棄要求他坐在馬桶上等待黃金先生噗通噗通,相信時候會到的,據他說是在「八歲」的時候。

要盯著掀馬桶蓋、洗手、關燈。
能熟練使用馬桶站著尿尿,但遇上小便斗時,常常會把褲子尿濕,大概是拎包皮拎得不夠高吧?!
後來我帶他用蹲式女廁,我得提醒他「用力一點,尿遠一點」,才不會滴到掛在腳踝處的褲子。

在公園滑梯上說「大便」。我上前去,弟弟說他拉肚子,還不知道要不要驚,他又說他尿尿了。
拍拍他帶賽的屁股,觸感堅實,確認不是拉肚子;應該只是玩到忘我,忍不住便意。
我要帶他上車回家處理,要他「等一下要站著喔」,弟弟卻笑著和我說「我可以躺在後面啊~」

【食衣住行育樂】
母奶:只有睡前還是得ne一下。「沒有nene了吧?」「你的nene會做nene啊~」弟弟說。
不喜歡吃青菜:老師說「弟弟在學校面臨的仍是青菜的問題,老師都會先鼓勵小Z先把青菜吃掉(通常也會提醒他咬一咬),然後再盛他愛的食物給他。」

小男生服裝採購心得:
1. 不要買有領子的上衣。哥哥只喜歡穿T恤,不情願穿襯衫和polo衫。
2. 小孩對幼稚的定義和媽媽絕對不一樣(攤手)。
3. 小小男生的褲子最好是鬆緊褲頭,不然就要一拉就可以脫下。三歲半小孩指責我:「這個褲子是有扣子的欸!」然後,他撒嬌著對我說:「馬麻~我好想買裙子喔~我的同學都有裙子欸~」
我很想和他說男生不穿裙子,可是又覺得為什麼男生不能穿裙子呢?
所以我只是重覆他的話:「喔,你想買裙子啊~」

仍然不肯離開爸爸媽媽的床:總是說自己還太~小,等到八歲才要自己睡。
某晚小人兒決定要睡在床邊,不卡在爸媽中間。半夜三點,我果然發現他躺在地上。
奇的是我完全沒有聽到小孩掉下床的聲響或是哭聲。
又一日半夜我發現他在床尾的地上,這次我沒抱他回來睡,他自己爬了上來。
後來爸爸說弟弟是自己下床躺在地上睡,不是掉下去的。但他為什麼要睡地板?嫌熱?

育樂:總是用大姆指和食指比出一個L,睜大迷人的眼睛微笑著探詢「三昏鐘?」
「妳要我停,我就會停啊~」不過當我要他關掉ipad時,他現在會說「等這個看完」;
於是我會說「你自己答應我說要停你就會停的喔!」劇情和台詞目前進展至此。
弟弟多半在看Youtube上的樂高短片還有教做黏土造型的短片,偶爾會玩一些遊戲。
當他想買黏土時,就說他想要「有盒子(模型)的、可以做出形狀的黏土」。

會自己開關DVD播放器、放片退片。若要調整選擇,則需要協助。
喜歡閃閃小超人。其中有一集故事是閃閃太愛看電視,看到眼睛都變成方形的;
當我說他看ipad或電視太久要休息時,小子會說「我已經休息過了啊!我的眼睛不是方形的了!」

喜歡action figures。他玩的巴斯光年、蜘蛛人、變形金鋼,都是哥哥的,所以他一直說想要他自己的敲人和扁壺俠。媽媽答應了,帶他去玩具店,他一進店裡,不停驚呼「哇!」「好酷喔!」
最後他在美國隊長和鋼鐵人間選了後者,但稱之為「敲級英雄」。
我問他鋼鐵人會不會和蜘蛛人打架?他說不會啊「他們是好~朋~友~」

喜歡恐龍。非常鍾愛恐龍T恤,穿過了不肯丟進洗衣籃,還想繼續穿。

喜歡唱歌。常常自己無端便唱起歌兒來,真是個打從心底開心的孩子。
本來就很愛唱歌的弟弟,每天回家會唱落落長的回家歌讓媽媽很樂,
收拾玩具時會一邊唱收拾玩具的歌。孩子的歌聲非常療癒,是媽媽的手機鈴聲喔。

【幼兒園】
我喜歡孩子可以光腳在草地上跑跳、去感受雨水打在身上,也喜歡老師用擬人化的方式說著樹仙子花精靈;整個環境充滿了手工感和自然感,雖然完全不是我的調調,但我欣賞如此氣氛,也覺得孩子在其中生活很美好。

只是我還在適應如何和幼兒園相處;弟弟的幼兒園運作方式有點飄忽,像老師每週都在聯絡本上勾要帶兩套衣褲,但我覺得弟弟有些衣服一去不返,也覺得老師沒有清點孩子櫃內物品。於是我自己準備弟弟上學的服裝,當我接他時才知道他是否更衣,是不是該帶回髒衣服?補充乾淨衣褲?
我也去教室整理了弟弟的櫃子,找出了四條短褲兩條長褲兩件短上衣兩件長上衣兩雙半襪子。

不過弟弟很喜歡上學,這就夠了。只是當我問弟弟班上有那些小朋友時,弟弟總是說「不支道。是我的好~同學~」。目前他只提過「想和傑西結婚、我常常幫忙傑西、傑西會抱我」還有一個「也是Yoyo,他一直捏我,我就叫他不要捏」。

【弟弟說】
弟弟拿了多年多年前的麥當勞的巴斯光年玩偶(大約十公分高吧)說:
「這是我新的巴斯光年,可是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變小了。」

玩成髒兮兮小男孩時,脖子上有一條條黑黑的污垢。
我說他脖子好髒,弟弟隨即用手遮住脖子,說那是「骨頭做出來的,要好好保護」。

媽媽碎碎念小孩時,弟弟回了一句「不要一天到晚叫陳弟弟……」
看到路上的標誌,會說「這代表高鐵站到了」、「這代表……」
看到寫著文字「年年有魚」的貼紙,說那是「年年有魚」;看到魚鬆罐,指著魚字唸出「魚」。
常聽媽媽說沒時間,弟弟說「我給妳時間,妳就有時間了。」
我收拾時把待洗衣物丟在地上成一堆,他教訓我「不可以用丟的,要好好放」。

哥哥剪了頭髮回家,一進門弟弟對哥哥說:「你怎麼沒有剃光頭?!剃光頭很好笑欸!」

弟弟看到手機中我難得好整以暇的自拍照,問我去了哪裡?為什麼不帶他去?
我不回答,只問「馬麻漂不漂亮?」「不漂亮。妳沒帶我去就不漂亮。」
「那如果帶你去呢?」「就很漂亮。」
孩子啊,你媽要是帶著你出門,怎麼可能放下長髮還悠哉自拍?!

弟弟在公園丟石頭,我已經事先警告,小鬼還繼續亂丟。
於是我馬上帶他回家,同時禁止當日睡前的三昏鐘我呸時間。
小孩沒有討價還價也沒有抗議,平靜接受現實跟著我走,說實話我還挺驚訝他的順從;
相較於會見縫插針一直要求臉皮頗厚的哥哥,很認份的弟弟常常讓媽媽好憐愛啊~

但他隨即抱怨著「這樣很無聊欸!」「我都沒有事情可以做~」
我說「你可以發呆啊!」(「發呆」是他不知從那學到的詞彙)
沒想到這小子突然開心地說「對耶!我可以發呆啊!」(我想他應該不明白什麼是發呆吧@@)

【記日子】
小三晚上進我房間,有點過敏、流著鼻水。老陳要他戴口罩。
說時遲那時快,司馬弟弟馬上開始咳嗽。

弟弟又半夜發燒,凌晨兩點半。
拿了放在桌頭的刮痧板輕輕幫他刮頭,我打從心底敬佩我自己,小孩兒半夜發燒都能發現。
只是我心裡想著的是明天上學千萬不要被退貨。
這次發燒持續兩天,除了身上熱度之外,沒有其他可辨識的症狀;精神略差、胃口也不太好。

搶陽光晒衣時,隱隱聽見小孩喚媽媽,明明知道自家孩子南下了,還是免不了要凝神細聽確認;
此刻有直笛聲傳來,我又想著小三說他的直笛被弟弟玩壞了,得要再買一支.....
媽媽模式真的是很難關掉的啊~

媽媽的兒童節來臨前,
弟弟愁眉苦臉說他想和媽媽在家,我不想哄騙他,只能很堅定跟他說我要去清理我家。
老陳在一旁說服他,問他想不想去找大表哥?不要!想不想去找大堂哥?不要!小堂哥?不要!
我說「要把拔帶你去吃麥當勞好不好?」弟弟安靜下來,不再說不要不要不要。
所以只要有麥當勞,媽媽真的都可以不要了......

第一天晚上,弟弟在電話裡和媽媽說,「我要回家了。」
媽媽知道不能和他一直講這件事,於是問他「吃蛋糕了嗎?有沒有吹蠟燭?」
他告訴媽媽「葛格把我的蠟燭吹掉了,我不雞道該怎麼辦,我不雞道該怎麼做,我就好難過~」
哎哎,那明明是小三的八歲生日蛋糕啊~
隨後弟弟又想起他要回家了,我說「天黑了,沒有車了,等天亮你再回來。」
弟弟聞言激動起來,嚷著「還有車啊,天黑就開燈啊,還有車子啊!」
我打岔他「那有沒有開雨刷?」他被我分了心「沒有下雨啊~不必開雨刷。」
接著我問「我明天再買蛋糕給你好不好?」「好!」
「要巧克力蛋糕嗎?」他沉吟一下,突然用明快的聲音大聲說「草莓!」
於是,他便忘記想要回家的事了。

老陳說我都一兩點了還在發網誌。那是因為小人不在家, 我可以不必當大人。
(但我邊玩邊洗晾衣服,還邊吸地板收拾家裡,還是很大人。不像某人每天都可以自顧自當小孩。)

孩子們很愛FROZEN的音樂,兄弟都會跟著唱和並且扯開喉嚨大唱「let it go~ let it go~」
爸爸在車上放原聲帶,孩子們在後座一起邊唱邊笑,弟弟甚至一上車就要求要聽「阿一狗」。
雖然我一直都希望有女兒,但我衷心感謝小三哥哥能有弟弟弟弟為伴。
只是現在兩個人擠在一起伴一伴很快會擦出火花,不,是火氣。

其實小小男生很喜歡哥哥,常要和哥哥擠在一起,但是沒有保持適當距離很容易起磨擦;
弟弟還小,沒有分寸,常常他只是在和哥哥玩,但哥哥被弄得不開心了,就會生氣。
某天小三被弟弟打到哭,看起來沒什麼的一下碰觸,用不用力我不知道,但大哥真的哭了。
我站在路邊等大哥哭,然後叫他打回去,他也真的打回去了,弟弟一臉搞不太清楚的樣子,就是他好像覺得「哥哥在和我玩,但怎麼打這麼用力」的表情。哥哥打了幾拳,弟弟也還手推了幾把,哥哥出了氣,我們繼續前進。然後弟弟說「葛格不會把我打死的......」 = =

爸爸提了很多次要去看螢火蟲,但其實我興趣缺缺。
因為爸爸每次都開著車帶我們去一些很遠很黑很可怕的地方,可是看不到幾隻螢火蟲。
這次去了賞螢景點內灣,哇!才離老街沒多遠,柏油路兩側都是螢火蟲,非常非常多,
多到我家弟弟邊走邊唱一閃一閃亮晶晶。小三還說為什麼之前去看螢火蟲都只有一兩隻 = =
這回終於讓孩子們看到成片閃著的螢火蟲了。

孩子們很期待每年清大校慶可以去騎馬。
今年弟弟一看到馬兒,臉上一直保持詭異的微笑,看得出他超開心但又要強作鎮定。
牽馬的哥哥姐姐看著他誇張的笑容,一直說這小孩怎麼這麼開心!一點都不怕馬。
而他去年在馬上表現出的是自在優雅、志得意滿!一年過去了,兩個孩子,變得好不一樣啊(昏)。

我晾衣服,叫弟弟來幫忙,一聲好大好輕快喜悅的「好~!」讓我很開心。
他來了之後,我問他剛才在做什麼?「在看卡通啊~」能放下卡通來幫忙,真讓我感動。

主動把我呸關掉,他說「我的眼睛都快變成方型的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paget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