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子今天為了一件小事生我的氣。」

這是我在要敍述這件事時心裡閃過的第一個句子。

 

然後我想,是「小事」嗎?

小事是媽媽我主觀的認知,對長子來說可能並不是小事。

然後我又想,他是在生我的氣嗎?

事情開始是他拿了我的手機要刪照片,我說你敢。

我說你可以要求我不要給別人看,但不可以刪我的照片。

我說我可以私下給某人看嗎?他臭著臉不講話。

他有可能是在生某人的氣,不一定是我啊。

 

所以,經過思考,我會說「長子今天為了一件事和我之間有點不愉快。」

「不愉快」。

不愉快其實也是很主觀的形容詞,我覺得我的行為讓他不開心了。

他不和我講話,也擦了擦眼睛,外套上一滴水痕。

他對照片的事一有意見、臉一臭,我知道是我沒尊重他,我和他道歉。

 

他不和我講話,我也有一點不高興。

但再一想老娘是媽媽我要成熟一點,何必為了他的臭臉而不高興。

我很想追問他到底為什麼不高興?可是我沒開口。

我只是摟著他的肩膀走那段去騎車的路,不講話我就讓他靜一靜。

 

沉默沒有太久,後座的小男孩又回到很愛講話的狀態。

雖說我其實有點不爽他,但老娘是媽媽我要成熟一點,

畢竟惹出事端的是我,而且我還是他媽媽,何苦和他計較。

 

也不知道是他在變化或是我在改變,應該是都有吧。

於是我們母子之間,或說是我們兩個獨立的個體之間,有微妙的變化。

至少我很清楚的意識到我自己退了一步,隔著距離看待我們彼此之間

 

曾經他是我最最親近的人,在我肚子裡待了好一陣子啊。

我和他說過,「我應該是這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了。」

他先點點頭,但立刻又說,「最了解我的人應該是我自己。」

是嗎?也許吧。

所以我說「那我應該是這世界上除了你自己之外最了解你的人了吧。」

 

我想,慢慢的,隨著年紀漸長,我可能會愈來愈不懂他。

可是我就算不再那麼了解他,也應該是這世界上最愛他的人了吧。

而我目前理解的愛,是感謝是接受是陪伴,需要智慧指引方向。

 

從他還沒有心跳開始,我就細細地寫著我的人間四月天。

他說他有點難過,說要坐在我身上就坐上來了。

我正在趕著出考卷,他坐在我和桌子之間,讓我想起當他還是小小孩時,

他常常坐在我腿上面對面抱著我睡著了,我雙手環著他放在鍵盤上。

那時他的頭倚在我肩上還不會擋到電腦螢幕。

而現在,小時候軟乎乎的手腳,已經非常結實極有彈性。

總是湊在我臉前的小捲毛,如今因為他喜歡男孩子氣的短短髮式,

再也長不到會微微捲起的長度。

 

將又是一個四月來訪,長子就要告別兒童票。

也許,也要從媽媽的書寫中離開。

我們母子相愛相殺,相愛之處甜膩難以為文,只聞相殺之時鏦鏦錚錚。

後話如何,誰知如何分解?只有且戰且走,且行且珍惜。

全站熱搜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