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問正在整理玩具的我:「馬麻妳還在生哥哥的氣嗎?」

「沒有了啊,」我說,「媽媽不會一直生孩子的氣的。」

 

我沒有罵孩子更沒有打孩子,

只是靜靜待在自己的角落裡面對自己心裡紛雜的不平靜。

孩子犯了錯,一犯再犯。

我的確很生氣,但我氣的並不光是他犯下的錯事。

他勾動的是我深深的無力感。

與其說我火大他,倒不如說是我為自己感到傷心。

 

我不懂他為什麼屢勸不聽,犯著同樣的媽媽大忌,

我請他想想媽媽的處境、想想媽媽的感受。

我說,我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教好他。

這個小孩這麼聰明這麼機巧,卻又還不夠聰明還不夠機巧,

甚至利用了我對他的信任。

 

是的,我很生氣也很悲傷,孩子們都知道。

弟弟跟著哥哥來幫媽媽擦眼淚遞衛生紙,要媽媽不要放在心上。

「放在心下就好,不要一直想它,去想快樂的事情,妳就會忘掉了。」弟弟這麼說。

 

弟弟聽我說「媽媽不會一直生孩子的氣的」,似乎很滿意,

他俯身親了幾下坐在地上的我,又抱抱我,然後開始數落哥哥的不是。

聽他講得正氣凜然,我笑笑對他說:「那你要記得自己說的話喔。」

 

我在想啊,等次子長大之後,會怎麼記得他的媽媽呢?

一定和長子心裡的媽媽不太一樣。

和長子相愛相殺一起長大的媽媽,

只能見一招拆一招,解不了題就先在心裡冬雷震震夏雨雪;

挫骨揚灰的媽媽2.0,等到再面對次子出的考題時,

縱然題型有所變化,對人對事心態都已然不同的媽媽,

應該會有更多的幽默感和理解,能夠放在心下放輕鬆。

 

P.S.1 弟弟跑來親我時非常溫柔,我其實嚇了一跳;

晚上他吃著買給他的草莓,和我說謝謝馬麻。

這孩子自然而然的表逹著愛,藉由陪伴與感恩;

而且不吝告訴我,「妳是一個好媽媽。」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不會再拆開上天丟給我的禮物,

但和孩子們一起過的每一天,都在打磨我的粗礫,

也許有一天我終能人如其名成為溫潤的美玉,

至不濟也會是一塊圓圓的鵝卵石吧。

 

P.S.2是激怒嗎?也不算是。

火大嗎?也沒有到火大的地步。

失望嗎?說沒有也不是。

悲傷嗎?有一點。

無力嗎?相當。

想放棄嗎?有一點。

 

我已經盡我所能。

不過我想等明天醒來我又會繼續把自己的極限再往前推一點。

我不會逃開我的責任。

雖然我超想的。

但老娘是媽媽,我要成熟一點。

 

事實上我超火大超生氣超想罵人超想狠狠揍小孩,

超想狠狠狠狠處罰他一再而再犯下我已經警告再三的舉動。

可是我沒有。

不是因為什麼美好的德性。

我想我已經失去了一些很重要的能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