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應該幫你做作業嗎?」
開學前一天我問長子。
「我好想看你自己怎麼辦,
我好想忍住不要出聲提醒你啊啊啊〜」
「妳做不到。」長子淡定的說。
 
長子的國中生活已經過去六分之一,
設身處地想想,這孩子伴著我一起長大也不容易吧。
做為母親,他出的每一招都是我接的第一招,
做為孩子,他不得不領受我修訂又修訂的為母之方。
從他初生,我們就是相依為命。
 
他看了某女星生子說是喜極而注的新聞後,
問「妳生我有沒有喜極而泣?」
「沒有。」我答得很快。
「我生你那天一早去產檢,
醫師說『好,那就來生小孩』,
我超害怕的啊,說要回家收東西......」
「為什麼要收東西,又不是要去很遠的地方。」他插嘴。
「我很害怕啊,回家的路上就哭了。」我想起來還是覺得好驚啊。
 
後來才明白,把小孩生出來,
是當媽媽最不驚悚的那一部份。
 
(這小子現在講起他在日本滑雪嚇死媽媽的事時,
臉上露出的得意喔......)
(但我真心喜歡這孩子的冒險精神,
我相信將來他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好好的。)
 
成為國中生的媽媽以來,
我一直在思考反省我要怎麼樣陪著孩子走這一段。
我回想著這個年歲的自己,
想著如果可以重來,我要怎麼過這三年。
我知道孩子面對的國中生涯遠比當年複雜得多,
回頭看看,再眺望遠方,
內建的價值觀,讓我希望孩子成績出眾,
可是我又覺得世間種種終必成空,人生幾何對酒當歌,
孩子你不需要跟著大家一起走。
很想很想放手讓他自己做所有的選擇,又不能真正灑脫不在乎。
 
長子的學業表現以我的標準來說不夠好,
他自己也說如果他有好好唸書,成績才不是這樣。
有時我和他說「我不要管你了。」
有時我又問他「你要不要我盯你?」
他總是選擇要我盯他,但我盯起人來又被臭臉相待。
當他不聽話、當他擺臉色時,
我會覺得「我為什麼要管你,你是你而我是我,
可是我是媽媽啊,我得成熟一點。」
 
我們說好要一起向前走,雖然不知前路能有多長久。
我不知道自己此刻做下的選擇會帶我們走到哪裡,
我知道的是所有的選擇都要付出代價,
這真是驚悚,但想想也沒什麼好怕的。
 
我在和孩子的相處中,觀察自己的反應,
我為何開心為何生氣為何厭煩為何分崩離析。
我上輩子一定是造橋鋪路施粥的大好人,
才能有這麼有趣的孩子們來當我的禮物和獎品,
陪我哭陪我笑陪我一起長大成人。
開學了,我也要上工當認真唸書的媽媽了(握拳)。
 
(我向長子宣示決心時,
他和我說,「妳要有恒心。」
喂!什麼話啊。
真是太了解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