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個夢,夢裡我和長子去了荷蘭。

而我的國中同學W君告訴我,次子去唸板中。

我只記得夢裡的我因為和次子分隔兩地而深感悲傷。

 

醒來後我和次子說了這個夢,

次子說葛格應該是出國留學吧。

 

「出國留學表示他已經長大了。

高中大學留學出社會,應該是這個順序。次子說明著。

「所以我唸高中了應該也差不多。

好像很有理。

 

後來我又和長子說了這個夢。

「為什麼我去荷蘭?

我怎麼知道?那是一個夢啊。

 

「為什麼是W和妳說?

我怎麼知道?那是一個夢啊。

 

他追問著我夢境的細節,

然後說他以後的確可以去荷蘭,

說弟弟到那個可能的未來時,

的確有可能要上高中了。

 

我做了一個很真切感到悲傷的夢。

長子和次子卻讓我覺得我到底在悲傷什麼啊。

全站熱搜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