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子校慶運動會,他班上大隊接力進決賽。
我說「你腳痛可以不要跑嗎?我這麼辛苦帶你去復健會不會毁掉?」
「我們班上是五樓唯一一班大隊接力進決賽的班級欸!」
國中生的媽媽我本人,把話講完,以「後果自負」做為句點。
 
之後我看到校慶邀請卡,大隊接力決賽安排在下午,
我和長子說我想去拍他,他說不要。
「可是我想去啊,我最近都沒有拍到你的照片。」
「我不會過去找你,我們可以裝作不認識。」
 
取得首肯後,我問了他接力的棒次、就位的位置,
「我不一定來得及去喔。」我說。
「妳一定會來的,妳一臉就是會來的樣子!」他說。
 
我到學校時,大批學生們已經從運動場湧出,
正好遇到9號,我問他大隊比完了是嗎?
「嗯,SX他們班第一名。」
 
我往校門走去,鮮紅色的班服出現在眼前,
我一回頭,看見長子的同學和被同學遮住的長子。
不想被長子看見,很匆忙拿出相機,
當他看到我,我側著頭避開和他視線交會。
 
他笑了,和我揮揮手,他的同學也對我揮揮手。
我們於是就遠遠揮揮手,不敬禮解散。
 
上面寫那~麼落落長,我也不過只是想講:
長子校慶運動會,我叫他不要跑大隊接力他偏要,我去學校想拍他但沒趕上,
但還是剛好遇到,所以我要放他笑得好帥好可愛的照片。
 
再精簡一點說:
是日長子校慶運動會,吾令其勿走,拒之。吾赴校欲留其影,未果。然未期遇之於途,是以吾願得償。

全站熱搜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