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子玩牌

我:「你今天發明的規則不錯喔,不會太複雜。」

次子:「對啊,只有我這個年紀、腦筋歪歪的,才會懂。」

 

次子問可不可以借用我的電腦?他想用小畫家來做動畫。

而且他還說他要「摸索」一下來畫分鏡表。

「現在的小朋友真是太厲害了。」媽媽由衷感到敬佩。

「小孩子有比較好的記憶力,因為有新鮮的腦。」次子說。

 

路邊一台休旅車倒車撞倒幾台車,我指給次子看:「你看車被撞倒了欸。」

「喔,是骨牌效應。」他說。

 

畫畫夏令營結束,帶回作品一疊。

我指著朝顏問他:「你現在會這由淺到深的技巧了嗎?」

「喔,是漸層。」他說。

 

他在組合Wammy,我說之前我朋友送葛格這個「微型機器人」,他都不玩。

次子說:「這應該不叫微型機器人吧?」

「不叫啊,可是你小時候都這麼叫它......

 

和次子聊到長子的「帥」。

次子說葛格的帥是「物理性的帥」,也就是「表面的帥」。

 

有一個小孩說:「馬麻妳不要再說妳是金魚腦了。」

「因為妳是弱化的金魚腦。」

 

前一晚我說我今天要早早起床吃早餐,可是鬧鐘響了,我還想睡。

假日總是自動自發早早起床的次子喊我:「妳不是要早起的嗎?」

「起不來。」我說。

「把眼睛張開就起來了啊!」他說。

 

叫次子放下書,睡覺了。

「看完這兩頁。」他說。

「很好看嗎?你都沒有笑啊。」我問。

「我在心裡笑不可以嗎?」他說。

全站熱搜

paget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