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時我們坐高鐵去逛街幫長子買長褲。
排隊出站時,我問起次子他睡過頭那天有沒有怎麼樣?
「我看你沒簽名就進去了。」我說。
「我進去之後就被攔住叫我出去簽名。」
遲到的小學生繼續說,「我們老師說只要在導師時間前到就沒關係,
老師不要太計較就好。」
 
就在次子說著他的老師時,我突然發現他的老師就排在我們後面。
我本來想和老師打招呼,但老師似乎沒有看到次子,也沒有對上眼神。
回頭看看次子一臉尷尬,又躲在哥哥背後,算了就當沒看到老師吧。
 
遮遮掩掩出了站我們笑到翻掉,次子一直說好尷尬好尷尬啊。
 
年初二我們坐高鐵回台北。
我們沒有買到連號的座位,我旁邊是一個小小朋友,
她的媽媽站在走道和坐在後一排的另個小小朋友講話。
看起來也是座位被拆散的一家人。
 
我和那媽媽說我可以和她換位子,她好就近照看小朋友。
她的座位隔了十一排,我過去一看,鄰座乘客居然是次子低年級時的導師。
老師一開始沒有認出我是誰。(最近常常發生這種事……而且我戴了口罩)
我一直很想和老師說次子升上三年級後的種種進步,沒想到在高鐵上遇到了。
老師講起學校英語教學和考試的落差,還有她帶次子那班時是很挑戰的兩年。
 
連著兩次坐高鐵都遇到次子的老師,也真是太巧了(抖)。

全站熱搜

paget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