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幾乎都會幫忙檢查作業,
有天心想次子的數學作業通常沒什麼問題,偷懶沒檢查,結果錯了很多。
隔天次子回家得訂正錯誤,一邊吃鬆餅一邊氣噗噗流鼻涕掉眼淚,
我吃著我自己的鬆餅,問他怎麼了啊?他說他不喜歡寫錯。
「不喜歡被老師打叉叉,下次寫功課時就要小心要驗算啊……」我這麼說。
 
嗚嗚哭聲隱隱從浴室傳出來,哭聲伴著水聲。
次子在哭。
 
話很多的次子,有時不願意說他的感受。
他會哭會發脾氣,一臉很有事但又悶在心裡。
我知道他心裡有事,但怎麼問都問不出端倪。
 
等他難過痛苦的時刻過去,
我再問起,這孩子會笑得靦腆,只說些不著邊際的話。
不知道他的腦袋裡裝著什麼。
 
之後某日次子問我是不是可以不要檢查數學作業。
我說我要檢查,是因為如果他錯誤太多要回家訂正會自己生氣。
「如果你寫錯就寫錯,能認命的話,我就不檢查。」
他說他可以,我問「什麼是認命?」
他的回答非常精準,所以我請他再說一次:
「認命就是,你做這件事,然後接受它,接受它的後果。」
 
次子的作業仍然會出現大大小小的錯誤,
我堅持要檢查國語作業,點撇捺鈎我要盯個仔細,
數學作業則放手讓他自己照顧,
常常看他橫眉豎目咬牙切齒訂正著數學,但那是他自己的選擇。

全站熱搜

paget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