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馬麻,姓陳的陳有什麼造詞?是不是只有陳先生陳小姐?」
「不是啊,你可以寫陳列。」我說。
「是行列的列嗎?」次子說。
 
「是啊〜正當我深感欣慰孺子可教時,
他又說,「是分裂的裂嗎?」
「不是,分裂的裂下面還有一個衣。」我說。
 
「那,是下面有四點的火嗎?」他又問。
「不是啦,那是烈子小姐的烈、猛烈的烈啦!」
#好我知道你會寫列裂烈
 
(二)
「馬麻,額頭的額有什麼語詞?」
我想要他寫撫額,所以我問:
「你會不會寫無?沒有的那個無,無敵鐵金鋼的無?」
「妳是說虛無的無嗎?」
 
(三)
次子:「死亡的死還有什麼造詞?」
我:「死去、死掉、死翹翹......」
次子:「死去就好了。」
我:「你會寫死亡的亡嗎?」
次子:「布匹的匹沒有裡面的ㄦ,上面再加一個點。」
 
我在心裡複誦一次他的句子,然後點點頭。
然後囉嗦Z開始說,「通常會說死亡死去不會說死掉,要不然就說結束生命。」

全站熱搜

paget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