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子表示媽媽超厲害,
每次說天氣要變壞了就真的會變壞。
「不是我厲害,是我看的天氣預報很厲害。」
 
對媽媽來說,天氣好就是要洗晒衣服還有晒小孩。
去青青草原溜很長很長的滑梯,
次子爬上滑下一身汗,圓圓臉紅通通的像蘋果,
他說這麼熱的天氣,現在的季節是「冬夏」。
 
長子溜了一次長長滑梯之後,他說他要往下繼續走。
他一直往前走,餐廳訂位時間將至,我們要離開了,
他說他不確定自己走到哪裡,又不想走回頭路,
我要他定位查找離餐廳多遠,
「四公里多,走57分鐘。」他決定自己走這一段路。
 
當他說要自己走去青青草原,我原本不想和他分頭行走。
看燈會那天去探后里秘境八號隧道,
我們在隧道口先是遇上一組人馬,
為首的爸爸/老師說,他們打算穿過隧道後一直走到燈會去。
長子當時躍躍欲試,也想帶著次子跟著一起走,
說我們可以約著在燈會碰頭。
 
那天我想了一下,覺得沒什麼不行,但還是不讓冒險發生,
因為想到燈會人多,要找到彼此可能不太容易。
至於青青草原、至於約定餐廳相見,相對單純許多,
但當我少帶了一個孩子驅車離開,心裡還是忐忑。
 
對我親愛的少年,我一直都覺得他會飛得很遠,
我也相信他有能力闖盪他方,
於是我一點一點練習著放心、放手,讓他自己走。

全站熱搜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