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6/2020
長子說老師要他寫五百字長的悔過書。
我聽了事情經過,和長子說我一點也不覺得有過可悔。
 
長子輕描淡寫說悔過書他寫多了,口氣中透著這事沒什麼大不了的味道。
「可是我大部份的時候都不覺得有過。」長子又說。
 
先不論客觀事情經過如何,他不覺得自己有過,
但他順從著寫了悔過書,在聊起此事時,沒有難平氣憤。
 
我不太確定孩子是怎麼長成現在的樣子,
我完全無法想像的青春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小孩就長好了。
 
前兩天明曉乾爹才說長子的穩定期來得比較早,
他說起我以前三天兩頭就在爆橘爆馬克杯。
「因為我也變穩定了啊,所以小孩也會穩定吧!?
我現在只想抱孔劉。」
 
06/20/2020
國二生放學後在去補習班的路上打電話給我,
講著這天在學校裡發生的事情。
 
他敍述著事情經過,我邊盯著小學生做鬆餅邊聽他說。
他說完之後,問我:「我這樣的說話口氣可以嗎?我的做法可以嗎?」
 
他告訴我童軍老師因細故暴怒,
他說老師上了一整天的課到最後一節難免會脾氣失控、
分析老師後來的反應代表著老師發完脾氣後自知失當、
他說他放學後又折返再向導師說明班上發生了什麼事。
 
14歲的少年啊,看著老師的失態,心裡是這麼想的啊。
他的敍事和應對,向我展現了出乎我意料的成熟。
 
謝謝孩子這幾年還是好好長大了,
謝謝少年想聽聽並不夠世故圓融的媽媽的想法,
謝謝兒子信任,希望我們母子這一場,都能成為自己最好的版本。

    全站熱搜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