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子之前抱怨書房太悶熱,於是都在公共區域開冷氣唸書。

一張大桌,他坐在我對面,三不五時就要和我聊天。

 

「馬麻,妳覺得我今天要唸理化還是地理?

「理化。我回答。

「那我要唸地理。長子於是說。

 

我連白眼都懶得翻了。

為國中二年級男生的媽媽,還常被兒子主動搭訕聊天

我總是因此感到為時不久欣慰。

 

長子回家話很多,講學校發生的事、講網路上看到的事、講他在想的事。

晾衣服時發現長子的運動褲口袋鼓鼓的,

直覺反應是很想囉唆一句怎麼不把口袋裡的衛生紙先拿出來啊?

但看看待晾的衣物上並沒有散著白色小屑屑,我就什麼也沒說

把那坨東西拿出來晾好長子的運動褲。

 

展開那看似衛生紙但不是衛生紙的紙團,上面寫著一串數字

我一看就懂了,那是長子幾天前遍尋不獲晨皓寫給他的抬棺舞的簡譜。

他年紀還小的時候總在我眼前轉著我可以讀懂他的神情

如今少年已經轉出自己的世界,但當他每天一進家門都還是先找媽媽

 

兒子會拿著手機湊到我面前,要我看這個看那個

「馬麻我要給妳看這個,是LC跟我說的,好好笑。

我邊洗碗,他捧著平板在我身邊,一起笑了一輪。

我們一起笑了很白痴的影片,

而讓我打心底漾著笑的,是少年總會想和媽媽分享的心意。

 

記得親子教養作家說親子關係存在著有效日期,

我才因為正當青春的國二生還能和媽媽親近而暗暗驕

卻發現作家說的是父母的保存期限只有十年只到孩子上高中之前。

 

略略愁悵微微感慨但我很清楚明白母子一場終是一路往告別的方向前進

就算我再捨不得還是要為孩子鼓起翅下之風祝願他遠颺平安

已經為將升國三的長子在書房裝了冷氣讓他能安靜舒服好好備考

但我會很想念我們一家聚在大桌前長子歪歪戴著耳機和我講話的時光

    全站熱搜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