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顯示號碼來電,我很警醒第一時間就接起電話。
果真是長子,請媽媽去他書桌上找一本紫色的數學講義。
 
「3:45-55之間,拿到校門口。」長子如此交待。
「我放在警衛室就好了。」
「妳要來看我身上好多傷口啦!」
「老師拍給我看過了啊。」
「妳要看我本人啦,老師沒拍到全部。」
 
早自習時間比了四百接力,長子跑第三棒。
比賽時摔了一跤,老師即時傳來包紮後的照片。
老師說,孩子傷成這樣,媽媽一定很心疼。
我想起的是這些年來我去過的骨科、復健科和萬能的乾爹。
已經不記得長子小時候第一次在身上留下的疤痕在哪裡了,
但我清楚記得當時我有多麼自責。
還有他先天高度遠視造成的弱視,也讓我心糾結了好一陣。
 
但長子和老師說:「我媽沒差啦。」
習慣了。受了傷,總是會好的。
回家後他說衣服上沾了血、第四棒說接力棒上也沾了血,
摔那一下,身上大大小小九個傷口,
聽他喊痛,我雖然翻了白眼,還是覺得他很可憐,
但當我開始幫他處理傷口時,就覺得我自己很可憐了。
 
(分組第四;計時賽十六個班級中第六名)

    全站熱搜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