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拍照,精確一點來講,我喜歡拍景色和有趣的小玩意,簡單一點來講就是,我喜歡拍我看到的有的沒的。

拍照變成一種習慣,是我開始一個人在異鄉孤單地生活著的時候。
那個時候,我擁有了第一台數位相機,親愛的人不在身邊,於是我把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畫面,全都拍下來,開始了在網路上看圖說故事的日子。
每一次透過螢幕框出的畫面,都留下了我當時的心情,還有我想和人分享的點點滴滴。畫面裡多半是景色,還有物品;我很少為了拍人而拍人,不過倒是拍了非常多的人物側寫,藉此記錄生活中的事件。拜當年那台可以翻轉鏡頭的nikon 950所賜,我在別人不注意之下,著實拍了許多自然又生動的照片,每一張都有一段故事可以說。



這是一張我很喜歡的照片,拍攝者是我室友。
那天下了不小的雪,我出門上課,室友後來告訴我,她看到穿著鮮橘色雪衣的我,在雪裡走走停停,心想我一定又掏出相機啦!於是,她也拿出相機,遠遠地從九樓拍下了雪裡的我。
像這樣的照片還有兩張,應該都是和我一起東拍西拍的朋友ariel趁我不備拍下的,一張是我在Longwood Garden趴跪在草地上拍螢火蟲,另一張則是在Penn's Landing(?)河邊,我歪著頭連相機帶腳架舉得高高拍照的背影,據說頗娛樂到了幾個觀光客。

朋友,我真是想念那段兩個人一起走好長好長的路,即使不交談只是各自東張西望按著快門,也覺得很自在的日子。

回到島上後,生活形態改變,我拍照的對象變成家裡的兩隻貓。
接著,有了孩子。我的鏡頭從此聚焦在我的寶貝身上。



我的寶貝的任何舉動,都把我迷得昏天暗地。
他笑他玩他在地上哭著耍賴,都要拍下來一點一點記錄著他的成長。
除了定期備份大量的電腦檔案,我還怕照片檔在某種不可抗力的因素下,就此與我天人永隔,所以我精挑具有代表性的照片沖洗出來,註記日期整理成冊。

孩子的生長在畫面中定格,一天24小時濃縮在冊頁中,一年多的日子,手起手落便已四季更迭。
真的很快,孩子每日每日給我新的把戲得凝神注意,若不是照片留下了記錄,諸多細節恐怕便一日日往記憶深處推塞,終至再也不會想起。
當我在整理挑選照片的過程中重溫孩子從一個軟軟的嬰孩一路抬頭翻身爬行學坐學站學走,我很慶幸自己備份了時光,不是為了孩子,而是為了我身為人母的私心。
這個正想學跑的娃兒,總有一天會上路浪跡天涯,我生他養他育他,雖然他是我的兒子,但他並不屬於我。
但是,記憶是我的,照片是我的。

同事翻看我為孩子的外婆準備的精選相簿,一面憶起她孩子年幼時,沖洗相片的花費佔了家用支出相當大的比例。
她說,孩子完全不記得小時候的事,但是孩子會在照片中尋找他自己的成長過程,孩子會知道,他曾經被如此如此地珍視寶貝著。

我的心肝寶貝將來一定也不會記得媽媽是怎麼樣地帶著他陪著他。
但是他一定可以藉著媽媽的鏡頭看到大家是多麼地珍愛重視他。
讀“姐姐的守護者”一書時,有幾個句子直指我心,引在這裡:
“一張照片會說,你是快樂的,和我要抓住此刻;
一張照片說,你對我如此重要,我放下所有的事來注視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