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妳講,妳不能講喔。」這是孩子對我的信任。
孩子進入青春期,做的事講的話常常讓媽媽白眼翻到後腦勺。
可是我們又常常一起講很多垃圾話,一直笑一直笑。
 
長子睡不著,和我聊天。
他問起我還有什麼想做但還沒做的事。
我說了一件,他說「有很多人愛妳啊。」
我說「可是……」,他說「不能盡如人意」。
我笑了出來又說一件,他說那妳要加油。
 
我們很認真又很放鬆的聊很私人的問題,
我其實非常驚訝這位青少年會和我說那麼多心裡的話,
在那個時刻,我們與其說是母子,更像是忘年之交。
 
我和他說我對人生的反省和期許,
我說我還有什麼做得不夠好,
孩子卻對我說,妳已經做得很好了。
 
那是一個我很sentimental他很high的夜晚,
不是刻意的「我們來談一談」,
卻出乎我意料地聽了孩子講了許多。
我們本來就是很親近的母子,
但我沒想到兒子會願意和我分享那麼多。
我想大概沒多久我就會忘記我們的對話內容,
但彼此的心意倒是確確實實的交流了。
 
已經躺平要睡覺了,
長子進房來道晚安說「我愛妳」。
「來抱抱,不要撞到我。」
他抱著我問了何時要開刀、問了回診的事、
問了我的白血球、問我怎麼沒喝蛋白質粉,種種關心。
「看在SX很帥氣的份上,妳要好好喝蛋白粉來拯救妳的抵抗力。」
 
連著三個星期天,長子晚上都睡不著。
他睡不著就跑到我床上講話,
其實我睏了,可還是珍而重之和他聊天,
我說有的青少年回家都不和父母講話,
我們家卻是媽媽拜託兒子不要再講了啊.....
 
#我說你連著三個星期天晚上都睡不著是想到明天要上學太開心嗎
 
【順便記對話兩則】
長子:「妳的瀏海太高了,有點奇怪。」
我:「喔,好,我調一下。」
我:「你的智商太低了,有點奇怪。」
長子:「喔,好,我調一下。」
 
我:「那個人問我們是不是母子欸。」
長子:「不然呢?姐弟嗎?」
我:「對啊。」
長子:「妳知不知道羞恥啊?」
我:「我的字典裡沒有這兩個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