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買油漆時,我問老闆,家裡的牆被油蠟筆畫了,
水泥漆可以蓋得掉嗎?老闆搖搖頭說要磨。
他建議了一些處理方式,
我說我的要求是牆面漆完不要亮亮的、不要臭臭的就好。
老闆賣給我一罐底漆,要我先回去試著刷看看。
「還是不要太縱容小孩畫牆壁。」老闆最後這麼說。
 
次子大手大腳畫了家裡好多面牆壁,
撇開畫的是牆壁不談,我實在好欣賞他下筆時的大氣。
畫都畫了,我想反正之後重新粉刷就算了。
 
但事情不如我所想的簡單,
請油漆師傅來漆,會影響到我們的日常生活,
要自己動手,光想到要清理磨牆時會產生的粉塵就累。
 
動手處理房間裡的畫作前,先試著處理廚房旁的壁畫。
要是太麻煩,我就不想再搬動房裡的傢俱重漆牆面了。
買回砂紙,當然冤有頭債有主,要次子自己來磨牆;
「如果有時光機,我要回去阻止我自己畫牆壁!」他說。
我在一旁很風涼地說:「當時我叫你不可以再畫別的牆了喔......」
 
次子磨去了大部份的筆觸,之後我再細細磨一次。
其實有點捨不得啊,覺得那畢竟是孩子留下的成長痕跡。
回頭看看上完底漆的空白牆面,怎麼都是歲月的道別。
 
感謝工頭蔡出借油漆工具,
從丈量牆面、貼遮漆膠帶、打磨到上漆,
絕大部份的工作都是童工動手,
畢竟,是沒事找事給小孩做的延長寒假嘛。
 
次子事後表示刷油漆沒有很好玩,因為他比較喜歡可以自由亂畫,
工頭媽媽盯著要求不能亂塗,不好玩。
 
P.S.我自己試著去漆了小房間的牆,不磨牆直接用底漆蓋油臘筆痕跡。
底漆上得夠多次,就可以把黑色筆跡蓋掉。
而且自己一個人慢慢上漆,不必管童工掉漆甩漆,其實非常平靜療癒。

全站熱搜

paget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