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三上第一次段考成績單發下,
我看著那些數字,說「這好像是你有史以來考最多個九十分以上。」
小屁孩笑得很屁,說「不是」,「我下次會考更高。」
我給他大大的白眼,「我是說有史以來不是未來,好嗎?」
 
考前經過總是看到他手上拿著手機,但我忍著什麼也不說。
倒是他自己提起:「妳每次經過時我都剛好在看手機。」
「我都忍著不開口提醒你啊啊啊啊啊啊...... 」
 
提醒也沒用吧,我想。
「我只希望你到時不會後悔現在沒有多用功一點就好了。」
 
而且他的社會科成績已經電爆為母當年的歷史地理成績,
他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我不好意思再多要求他了。
「我比妳努力,而且我的天份還比妳高。」「長子自誇。
 
既然是個又有天份又努力的國三生,
「所以我對你有期望啊,你那麼有天份又那麼努力,
我會覺得你應該可以考得很好啊!」
 
「妳這樣就給了我無形的壓力。」長子說。
「我對你真的有期望,因為我覺得你做得到。」我說。
 
長子總是說他知道要唸書,
我希望他吃好睡好,生活平衡不偏廢,
但因為他的目標訂得高,我內心就會想要他再努力更努力要很拼。
「是我要考試又不是妳要考,幹嘛那麼緊張。」
長子這麼和有時會突然焦慮的我說。
 
我自己明白,我想要鞭策的其實是十五歲的我自己。
 
(國三上第一次段考班排4、校排12)

    全站熱搜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