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覺得,人生也不過就是帶著孩子的這段路上。

臭烘烘的小男孩,暖暖的陪著我,常常覺得被他照顧著。

 

去買菜,他都說他來他推他可以。

其實很重啊,但他說馬麻妳把車子推回去放就好。

他拎著籃子去裝袋,背著食物(裡面有他的小零食)

東西真的很重啊,我說我拿,但小男孩堅持他來

大人我只要開車、付帳就好。

 

在球場,次子說他腿很癢,「我對草過敏!」

他幼兒園時在剛除完草的山坡翻滾後,真的全身發了大片大片的疹塊。

於是我抱起他,讓他不要再和草接觸。

場邊相熟的家長看到,問我還抱得動嗎?

厚,我本人Armstrong,阿母是壯。

 

孩子的重量媽媽撐得住。

一步一步走下去,關關難過關關也就過了。

 

【弟弟說話】

弟弟說他頭痛。

我一聽直覺反應是「啊,小孩感冒了嗎?」

但其實是他上車時撞到頭了很痛。

「我的腦子都撞到在搖晃了......

 

是啊我好像還聽到你腦袋裡的水聲啊

 

我一直覺得很神奇的一件事是,小孩都認得其他隊友的足球。

在球場幫弟弟的隊友找球,30號在電話裡和我說弟弟應該知道他的球長什麼樣子。

我問弟弟知道嗎?他說「他的球是有一條一條的線條,是天空的顏色。」

 

晚上在學校操場我問弟弟地上那顆球是葛格的嗎?

他仔細一看說,「不是。那是橘色,在黑夜裡看起來就像是臉紅的顏色。」

 

隊友的球是白底藍條,葛格的球是白底粗黑條方格還有粉紅色的色塊

我真喜歡這小孩描述事物的方式,可是有時他又好囉嗦好囉嗦啊啊

 

我走路不留神走到被圍起來的空地裡,

那是之前我和弟弟說不要走過去的地方。

他於是說「妳怎麼走進來了。」

我很抱歉地說「我走路不專心,不小心的。」

他得了理,說「妳自己不是說不能走的嗎?」

我回頭看看到底有沒有圍好?

「妳自己說不可以走的。」他繼續唸。

 

「我走了就走了,你是要怎麼樣?」我就這樣回他,而且並不是友善的口氣。

「對不起。」小孩倒很識時務。

「喔!?」我當下意識到,這小子的囉嗦就是我縱容出來的。

有時我可以任他碎念,任他指出我的潦草混亂。

但被他唸多了,我內心那個叛逆少女也不是好惹的。

 

弟弟很慎重和我說:

「我都沒有一個完整的故事。」

「什麼?」我聽到了什麼?

「一個回憶類型的。」他說。

「譬如以前我去孤兒院的事。」他又說。

「托嬰中心啦!」我說!

 

我在低頭看手機。

弟弟和我說:「不要低頭喔,這樣不好。我在小火鍋店裡看到電視上說的。」

好,我坐好不低頭。

 

我蹺二郎腿。

弟弟和我說:「不要這樣,老師說這樣不好。」

好,我坐好不蹺腳。

 

弟弟吃完早餐要回家了,我正在看手機裡哥哥們的照片。

他對我說:「回家再看吧。有些事可以回家再做啊。」

這,是我說過的話。

只是從他口中說出來,他軟軟緩緩的童音,

傳達出來的是很溫柔的相勸。

 

他的溫和映照出我的急躁沒有耐性

在那一瞬間,我似乎被他輕輕的卻有力量的,撼動了。

 

【踢足球】

弟弟中班就開始上足因為哥哥也在上足球課

但他到底喜不喜歡踢球,我實在不太確定。

哥哥聽到有球可以踢,就會去踢球;

可是弟弟就算跟著去了球場,他往往在旁邊玩玩具。

問他二年級還繼續踢球嗎?

他說看校隊考不考得上,如果考不上就只能踢俱樂部了。

意思是還要,而且校隊和俱樂部都要繼續。

 

TYL首場賽後,回程車上。

我:「欸弟弟,你今天有一球停得不錯欸。

可是我覺得你可以跑得再快一點去追球,把球控下來欸。」

2號說:「我是後衛。後衛表示要在後面。

妳要先知道位置啊,每個位置都是按照它的意義的。

妳要先明白每個位置的意義。後衛的後就是要在後面......

 

2號和16號在場上的風格完全不同,我常覺得他是療癒系暖男吉祥物......

看他比賽,我總覺得他跑得不夠快,衝勁不足,在場上好像只是來湊熱鬧。

有一天徐教練問我小Z還好嗎

我說你覺得好他就很好他還好嗎

教練說他和哥哥完全不同類型說分組練習時發現球到他那就會被擋下過不去了

聽了教練的話我再觀察球場上的弟弟發現他的確會站在球的前進路線然後把球擋下來。

我得記得我是家長我負責照顧孩子愛孩子球場上的事則是交給教練

孩子想踢球不管是休閒組或是競賽組甚至是吉祥物只要他開心就好

 

在球場,俱樂部的家長和坐在地上拍弟弟比賽的我說:「妳現在是校隊專屬攝影師喔!?」

「沒有啊,我在拍我兒子啊。」我指指校隊2

週三晚上在球場,初見面的校隊家長和靠在欄杆上拍弟弟練球的我說:「來看教練啊!?」

「什麼?!教練?!我在看我兒子啊。」我指指俱樂部2

 

雖然,大家都叫我SX,但我也是ZZ的媽媽

#我家不是只有16

 

【小學一年級】

弟弟邊寫功課邊喃喃:「我都沒有考過一百分。」

「你想要考一百分喔?」我問他。

這小子之前都和我說只要有分數就好了,所以他在意分數我挺意外的。

 

「你如果想考一百分,我覺得你要多練習喔。」我說。

只見他眉頭一蹙,說「可是我得先把我的記憶力弄好。」

「你的記憶力很好啊,你每天和我說的那些什麼的都講得好厲害欸。」我說。

「那是因為我看了很多次啊!」

 

他自己說出這句話時,突然遲疑了一下。

我知道,他發現他說出關鍵字了。

「是啊,因為你看了很多次啊!你要考試前也看了很多次嗎?」

 

弟弟報告今天考試可能考91分。

「喔。好。」媽媽表示知道了。

「第九課填空考49分。不太高。」他繼續說。

「喔。好。」媽媽表示知道了。

「為什麼考49分?是你不會寫還是寫太慢?」我問。

他說他不會寫。

「那今天為什麼可能可以考91分?」我再問他。

「因為練習比較多。」弟弟這麼說。

「所以你只要多練習就會了對嗎?」我問。

「嗯。」「那這樣就好了。」

 

然後弟弟說老師本來要選他當「一直在更新」的小天使。

「就是會一直改進的。」弟弟補充說明。

「可是老師後來發現我已經當過小天使了,所以就沒有選我了。」

 

弟弟在學校得到的分數離100分都滿遠的。

可是從他口中我知道他記著老師交待的每件事。

而且在老師眼中他是一個小天使。

 

弟弟要完成一個看圖造句:大家一邊(   )一邊(   )

圖片裡是三個小孩圍著蛋糕面帶微笑拍著手,

同時畫面中有表示發出聲音的線條。

 

他說他不知道怎麼寫。

我說你看他們在做什麼動作啊。

我的建議是:「笑」和「拍手」。

小囉嗦說:「妳看旁邊有線條表示在發出聲音,

他們前面又有蛋糕,所以不是笑,是在唱生日快樂歌!」

 

我:「所以你要寫那麼多字嗎?」

本來振振有辭的弟弟突然噤聲,「寫唱歌就好。」

 

朋友見到弟弟,問他幾年級?

朋友說「不會吧!你看起來像四年級。」

弟弟淡淡說:「很多人都這麼說。」

同時間我和弟弟說他褲子穿反了(inside out),

他連忙脫下重穿,但還是反的(backwards)

在弟弟又一次重穿褲子的時候,朋友對他說「我現在相信你才一年級了。」

 

小男孩回家說有功課要我幫忙。他說要開電腦。

我問他開了電腦之後呢,幫你查什麼嗎

他說開了電腦就可以了。

 

當我把筆電的螢幕上掀,看到小男孩的畫和卡片。

原來,開了電腦就可以完成送媽媽卡片和畫的功課了。

都說看小孩的畫可以看到孩子的內心,

他的畫,畫出了他從沒說出來的真實。

 

小男孩拍拍我對我說:「有些人就是有很多感受啊。」

「哭完了就要笑。」「放鬆,想想開心的事。」

當媽媽就是哭哭笑笑的過程吧。

 

長大了

弟弟自己準備下午點心:微波白飯和小香腸。

我說我幫他弄吃的他說他可以自己來顯然他已有盤算

我發現他自己準備的菜色覺得真是可愛但還是要把小香腸從飯裡挖出來重新煎熟

 

16場上比賽時,我居然收到他傳來的Line訊息。

2號,用哥哥的手機傳了好多張他的自拍,還有九十幾個貼圖.......

他還傳了一句「很好啊」。

 

我總是總是意識著生活裡一點一點的告別,

覺察著所有不會再回來的當下。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放學後帶著弟弟去買菜。

他推著菜籃車,先去拿孩子喝的牛奶

他說:「買大罐的可以喝比較久。」

 

我問他晚餐想吃什麼?他問我要煮什麼?

我拿了兩盒五花肉片,他問要吃火鍋嗎?

我說要炒那個肉啊,然後他說「是不是要買洋蔥?」

 

那時我突然覺得,哇!

怎麼講,就是在生活中這種小小的時刻,

會覺得,就是,哇。

 

那個眼睛大大的小光頭,很夢幻的小光頭外星人,

讓我再日常也不過的日常,因為與他相伴而有滋有味

 

兄弟

長子不受控,受到威脅恐嚇,他不會屈服,

明知對著幹會有什麼下場,他也不會示弱換取和平

 

當他的媽媽,我知道他勉強不來,要他自己甘願。

也許我可以情感勒索他,但我和他的感情不能這樣浪費

我會的只有陪伴啊講我的想法給他聽啊講白痴搞笑的話啊,

當然有時脾氣來了又累又煩,也會對他大吼還有很沒用的一直掉眼淚

(然後他就會酷酷的說我讓妳冷靜一下。)

他的個性會帶著他走向這一生得要經歷的高峰低谷,

媽媽我只有揮揮手慢走不送,隨時welcome home

 

可是弟弟就是在另一個象限的孩子。

我說什麼他多半都答應都說好,頂多碎念一陣。

我口氣堅決一點,他立刻說好好好,我還糾正他說好的口氣不可以敷衍。

我總是在他猶豫不決時要求他得要自己做出決定。

像是有一天我問他要去店裡吃早餐還是買麵包呢?

他這次很快做出決定,我說「很好」。

他問我為什麼說很好,我說因為你能自己做出決定。

 

只是後來我在想,「能很快做出決定」是我認為好。

但如果左思右想再三思考無法決定是他的特質,

如果別人幫他做決定會讓他覺得自在,又有什麼關係呢?

強逼他做決定,會不會給他太多壓力呢?

 

前些天,我問他晚餐想吃什麼?讓他選。

他說馬麻自己煮。(我就是累了不想自己煮啊)

那他說他想吃意麵,但哥哥馬上說他不要。

弟弟於是就問,那哥哥你想吃什麼?

 

我其實只是希望弟弟不要委屈自己,

要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且堅定爭取。

只是話又說回來,他的個性會讓他被推往今生註定的歡喜悲傷,

他自己得經歷的只能自己體會

 

而水象媽媽我,在風風火火的小男孩相伴之下,

學著平靜如鏡,看看哪天能不能波瀾不興。

 

我的禮物

大門一開,次子獻上一朵花。

長子放下書包,從中也找出一朵花。

 

真的讓我開心暖暖的才不是這種學校發回來的禮物,

讓我開心暖暖的,是孩子們開開心心放學,

還沒按電鈴就聽見他倆在門口唱歌的聲音。

 

#然後等他們兩個回家十幾分鐘後,我就覺得他們好吵啊啊啊

 

我的小男孩

抓馬王練球回家後自己在浴室裡低聲哭。

我聞聲探看,問他怎麼了?

他哭哭說「我不想和妳講。」不想和我講,那我就走開。

哭聲和自言自語的聲音還是從浴室裡傳出來,

我從來沒想過會站在浴室門口,試著要分辨出水聲中的喃喃。

 

他在不高興或是生氣或是whatever

進房間之後又繼續躲在被子裡嗚嗚嗚。

問他怎麼了?還是不說。

 

我累了,我一直問他他都不說,只是哭。

我生氣了,很想對小孩大吼甚至很想揍小孩。

可是我隨即感到悲傷,是啊這小孩其實很像我。

 

我也許明白了角色交換後的心情。

 

我的小寶貝在哭,他不肯跟我說他為什麼要哭。

我其實不想理他,一直哭又不講話好煩。

可是我更不想讓他覺得被抛棄被忽視,

也許他並沒有這樣的感覺,我要安慰的其實是我自己。

 

叫他出來陪我做事,坐在我附近,不要吵哥哥睡覺。

他一臉就是有事,可是怎麼問都不肯和我說他怎麼了。

抱他坐在我身上,他又哭。

我猜了幾個原因,他只是一直用力搖頭。

我問你生氣嗎?不是。我問你難過嗎?點頭。

再問為了什麼事難過?又不肯說。

 

「小寶貝,馬麻很愛你。我看你難過我也很難過。

如果你想講就來和我講,好嗎?」

他說好,回房睡覺的背影看起來很有事。

是怎樣,是要來印證他很像我嗎.......(哭哭)

 

我和JC說起我生活中有很多很多的善意,

朋友對我非常好,我總是覺得我也沒做什麼,怎麼會被如此溫暖相待。

她說大家對我好,只是因為我是我。

她說我只要做我自己就可以了。

 

講起孩子,我說哥哥和我個性很像,

陪他長大的過程中,我總是好像看到我自己。

我說弟弟就不像我。

 

JC卻說,弟弟其實很像我,「像妳自己不知道的那個妳。

當下我做了一個開花的動作,真的很開心啊。

這個笑笑臉的溫柔小男孩,他好柔軟好溫暖又好貼心。

(可是話好多......哈哈哈哈)

能夠像他真是太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paget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