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小暖男】

晚餐有培根炒高麗菜,可是盤子裡的培根都不見了,

我從小三的碗裡挑出兩小片給弟弟。

小三抗議說都被我挑完了(才怪),我說我一片也沒吃到啊!

這時弟弟默默給了我一片培根。

 

我把待洗衣服從髒衣服籃子裡翻出來,有的拿去洗、有的攤了浴室一地。

弟弟要丟髒衣服,他自己默默去後陽台把髒衣籃拿回原位,又把滿地髒衣服放回籃子裡。

 

弟弟洗澡洗了很久,我進浴室關心一下。

他說因為排水孔塞住了,他花了一些時間清理堵塞住的頭髮。

 

弟弟叮嚀媽媽不要一直看電腦,

「妳要注意眼睛不要近視了,近視了就不能接送我們了。」

弟弟向媽媽說謝謝。之後又說明他感謝媽媽是因為媽媽帶他去買菜時讓他買了一盒巧克力。

「我一定要好好珍惜妳。這樣以後妳才會幫我們買東西。」

 

哥哥生病,我叫弟弟晚上來我房間睡地板。

弟弟問為什麼他要睡地板?

「因為我不想讓你睡我的床,你會踢我。還是你要睡葛格房間的地板?」

「我跟妳睡啦。」「睡地板可以嗎?」

「可以,我不想踢妳。」

 

弟弟吃完晚餐離席時說:

「馬麻,今天的晚餐真是太好吃了!」

然後哥哥說:

「馬麻每天做的晚餐都超好吃的!」

弟弟當時正拿著他的碗筷去流理台,

馬上邊走邊說:「馬麻,其實我想的和葛格一樣啦!妳每天做的都超~好~吃~的~」

(本日菜單:前天剩的馬鈴薯燉肉、炒青菜和荷包蛋。小孩各吃兩碗,謝謝捧場。)

 

媽媽穿了一件新衣服,小三說:「滿好看的。」

他點著頭說話的神情看起來是很認真的在讚美媽媽,「要配牛仔褲。」他又說。

弟弟接著說:「真的滿好看的!」

弟弟對媽媽的愛是盲目的啊,這總是讓媽媽很開心。

 

【弟弟講話】

我問弟弟「你什麼時候可以自己一個人睡?」

「等我長到夠大了的時候。」

「什麼時候才是夠大的時候?」

「等我能自己睡的時候。」

(到底是什麼時候?)(沒想到就在本月底)

 

爸爸烤墨魚香腸,弟弟想吃急匆匆過來看了,用很失望的口氣說:

「把拔你把香腸烤焦了......

 

「馬麻以前上班很忙沒有時間,就把我送到孤兒院去。」

(什麼孤兒院!你小時候去的是托嬰中心!)

 

「弟弟你為什麼覺得踢足球很開心?」

「因為足球是一種手不用出力氣的運動!」(可是腳要出力氣啊!)

 

媽媽收拾整理了孩子們的衣櫃,弟弟打開他的抽屜拿衣服時,發出了哇的一聲。

「這真是太完整了!」(是太「整齊」了好嗎!)

 

哥哥要做一本小書,在打草稿;媽媽有一搭沒一搭幫忙出主意。

弟弟問:「馬麻有什麼好玩的嗎?」

媽媽回得很快:「沒有。」

弟弟於是說:「妳可以說明一下嗎?」(你叫我說明什麼?)

 

弟弟想吃草莓冰淇淋,我說被把拔吃完了。

他哭喪著臉說「妳應該早一點告訴我啊!」

在吃到飽燒烤店,我和弟弟說有白飯喔!

 

他又苦著臉說,「妳應該早一點告訴我啊!」

哥哥做復健療程時,我帶弟弟在公園玩。

我問他「當第二個小孩感覺怎麼樣?」

「就是一直在等啊。」弟弟說。

 

弟弟大師開示

吃早餐時弟弟掉了一小截熱狗到地上。

看他蹲下去撿,我叮嚀他不可以撿起來吃喔。

他說他只是要把它撿起來,「這樣才比較尊重食物。」

 

假日早上媽媽不想起床面對,小孩還是衝進來面對媽媽。

弟弟說「馬麻妳有一根白頭髮。」「是啊。」(孩子仔細看,是很多很多根~)

「為什麼人會有白頭髮?」弟弟問。

「因為馬麻年紀大了,我的頭髮會忘了要長成黑色的。」我回答。

弟弟於是說,「人年紀大了力氣就會脆弱,所以要在年紀還沒有很大的時候去實現夢想。

如果年紀大了沒有力氣了就只能站在同一個地方了。啊,我一定要早一點去實現我的夢想。」

(一大早就好勵志!只是這位小朋友的詞彙到底從哪學的啊?)

 

早上出門前和弟弟一起穿鞋。

我說「葛格最近都很愛偷穿我的鞋欸。」

弟弟說「那妳就跟他說,如果他再偷穿妳的鞋,就不要再讓他買他最喜歡的足球鞋。」

「他實在太愛買鞋了!不像我一次只穿一雙鞋,穿爆了才會再買下一雙。

因為我們不能一直花錢,這樣以後我們就會沒有錢。」

 

回家路上突然有一隻狗從安全島跳下衝過馬路。

我對孩子們說,「狗狗這樣很危險;牠的媽媽沒有把牠教好。」

弟弟說:「也可能牠是一隻狗媽媽,急著要趕回家照顧牠的孩子。牠的孩子可能很害怕……

 

跟弟弟說我和哥哥去看了美女與野獸。

他先是表示失望的哎了一聲,然後說「那其實只是一個愛情故事。」

聽這個小不嚨咚的傢伙講出很老成的詞彙時,我總是覺得好好笑啊(對不起)。

所以我問他,「什麼是愛情?」

他說,「就是一個人變成野獸和另外一個人交往的故事」。(原來愛情的面貌是野獸啊~)

 

「等你上小學之後,中午就放學回家了欸,那樣就只有我們兩個人喔!」

弟弟聞言笑彎了眼睛好開心。

「那我們可以一起做些什麼呢?」我問。

「以後的事以後再想,現在只要想現在的事。」弟弟講話真有深意。

 

鬼打牆

問弟弟要不要吃鳳梨?他說吃鳳梨會讓他的嘴巴不舒服。

「你少吃一點就不會不舒服了。」我說。

「可是遇到我喜歡的東西我就會一直吃一直吃停不下來。」

(所以意思是你不吃嗎?嘴巴不舒服是說不吃嗎?但因為你喜歡才會吃不停啊~吃還是不吃?)

「你少吃一點就不會不舒服了。」我再說一次。

「可是遇到我喜歡的東西我就會一直吃一直吃停不下來。」

不想再鬼打牆的媽媽直接裝了幾片給他叫他吃。

 

他吃第二碗飯時,說肚子不舒服。

「不舒服就不要吃了。」我說。都吃第二碗了,不吃沒關係。

「沒關係啦!」弟弟說。

「不舒服就不要吃,沒有關係。」我說。

「沒關係啦!」弟弟說。

「不舒服就不要吃,你都吃第二碗了。」我說。

「沒關係啦!」弟弟說。

「不舒服就不要吃,你真的不要客氣。」我怎麼這麼有耐性?!

「沒關係啦!不要浪費食物。」弟弟說。

「不會浪費食物啦,我把它留起來就好。」

最後他說肚子比較舒服了,還是吃完了。(因為太好吃了嗎?)

 

【關於未來】

要和誰結婚?

弟弟說他不知道將來要和誰結婚。

媽媽說「那你就跟我結婚好了。」

「那時妳就已經老了。」欸?我還以為他會說馬麻已經和把拔結婚了。

「我就要照顧妳了。」弟弟接著說。

我謝謝他的心意,告訴他如果我需要他照顧我,我會打電話找他。

「那時妳應該在醫院吧?我會去和妳聊天。」好啊,希望到時你還是如此充滿哲思與啟發。

「我可以開小白去載妳喔。」

「小白?你要騎我的小噗噗來接我?」

經過弟弟說明,原來小白是我的四輪車,小小白才是我的小噗噗。

「等到你長大,我的小白應該已經是老白了。」我想等我老了,我應該不會再開車了吧。

「老白?真是太好笑了,那小小白以後就會變成大白了。」這小孩笑點很低啊。

接著他說「馬麻,真是太好笑了,我們本來在談人的問題,現在卻變成車的問題。」

「而且我以為妳會叫我和WP結婚。」弟弟說。

「我想你會以為我會要你和WP結婚所以我就不要說WP。」

「那以後我要和誰結婚?」(我怎麼會知道啊?!)

「你以後會遇到會認識很多人,會有你喜歡也喜歡你的人啊~」

 

我會照顧妳

騎車接弟弟回家,坐在後座的小男孩突然說,「我長大之後應該不能騎車載妳。」

為什麼?「因為妳老了之後,手可能就沒有力氣,沒有辦法坐在車後面。」

「所以我還是得開車載妳。」小男孩想得很多,也很有道理,媽媽含笑稱是。

「對了!其實我也可以陪妳散步回家啊!妳可以有推車,我可以推妳在路上走啊!」

「好喔,到時候就麻煩你照顧我了。」媽媽非常感謝你此刻的真心相待。

 

「可是,我去踢足球的時候妳怎麼辦?」哇!長大之後還要踢足球啊?!

「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啊!」媽媽真的不需要你照顧那麼多啦。

「對,我去踢球的時候可以把妳送到醫院去啊!」孩子啊,你媽會努力不要那麼虛弱的。

「妳也可以躺在床上。」小男孩很認真在盤算他媽媽的老年景況。

「欸,弟弟,還有把拔啊!」我要說的是還有爸爸可以照顧媽媽啊。

「嗯,我也會照顧把拔的!他的手應該會比較有力氣吧!」

「而且還有葛格啊!」我提醒他,他只是嗯了一聲,沒把哥哥放在未來的藍圖中。

 

「弟弟,以後你還會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顧,你也要去工作啊!」雖然我很感謝他的心意。

「我的工作就是踢足球啊!」原來,他將來長大後要當足球員啊,這倒是第一次聽說。

「我已經和教練講過我將來要比葛格還~要強!

雖然他現在比我強,但我只要一直練習,我一定會比他強的!」很好,你加油。

 

【足球課】

弟弟上足球課時,媽媽會幫他準備一些小點心在休息時吃,他總是會招呼其他小朋友一起分享。

這天A小朋友和B小朋友很自然來吃弟弟的餅乾,當時弟弟去上廁所,而AB不讓C吃。

他們說,因為C打了A,所以不能吃弟弟的餅乾;弟弟上了廁所回來,聽了AB的說法,

於是他對C說:「你要和A說對不起,這樣才能吃餅乾(下略三分鐘的大道理)。」

然後在弟弟講道理的同時,他的餅乾就被AB吃完了;我要求A要留一點給弟弟,他都不留。

回家後我想和弟弟聊聊發生的事,但弟弟似乎沒注意當時我其實也在,

他說:「因為妳不在,所以我就自己先處理了。告訴他打了人要道歉(下略三分鐘)……

 

【哥哥出國比賽】

為了避免他又說妳應該早一點和我講的,

我上星期就告訴弟弟這週哥哥要跟教練去日本比賽的事。

哥哥出發前兩天,弟弟突然說「我決定不要再想葛格去日本的事了。」

「就當他去上學吧。或者就當他去上足球課了吧!」

 

哥哥要去日本比賽,搭清晨六點半的飛機,三點半集合出發。

我們送哥哥去坐巴士時,我想讓弟弟留在家裡睡覺,但爸爸說還是要和弟弟講一聲。

弟弟糾結了兩天,一下答應留在家裡睡覺、一下又想跟著去送哥哥。

其實他睡著了不太會醒,我們只是怕萬一萬一他半夜突然醒了發現家裡沒有人。

最後講好我們出門前會叫他,如果叫不起來他就留在家裡睡覺。

事實是哥哥鬧鐘響了起床換衣服,我們出門又回來,弟弟根本都沒醒。

 

上飛機前一晚,哥哥交待弟弟每天都要登入「那個珠珠連成一線的遊戲」,

「你每天都一定要登入,直到我回來喔。」(有一天忘了,弟弟說「那今天登入兩次就好了。」)

 

【校外教學】

平常很愛睡覺的弟弟一早七點已經穿好衣服背好書包坐在客廳了。

因為是校外教學的日子。

從前一天晚上開始叮嚀媽媽要幫他準備碗和湯匙,

「不然我就沒有辦法吃東西了」。

今早六點多就來敲門和媽媽說早安,問他的餐具準備好了沒?

「妳知道為什麼碗很珍貴嗎?」弟弟還問。

「不知道。」「因為沒有碗我中午就沒有辦法吃東西了!」

 

星期一放學路上,弟弟說「馬麻記得星期四要帶碗和湯匙喔。」

上週四本來要去挖地瓜的校外教學因為大雨延了一週,

之後弟弟每天都要提醒媽媽要帶碗。

「我知道,因為碗很重要。我們都準備好了啊!」我說。

「其實也沒那麼重要啦!」弟弟似乎覺察到自己對碗太過在乎。

「很重要,如果你沒帶碗,就沒辦法吃東西了!」我誠心誠意。

「沒關係~我可以用手吃啊!」弟弟個性中的「客氣」開始發作了。

「碗很重要啦!你記得帶就好了啊!」

「是啦,還是讓我的手休息一下。」

 

週三放學他又提醒我明天他要校外教學得在八點之前到學校,我說「你天天講我知道啦!」

結果他和我說「因為妳每次都會忘記事情,所以我要提醒妳啊!」

 

【終究還是長大了】

無心插柳之獨眠成功

平時弟弟和哥哥睡同一張床,哥哥出國了,弟弟似乎打算要來和媽媽睡。

沒有預謀,我隨口說「你可以練習自己一個人睡嗎?」

他沒有特別的反應,所以我們就這樣隨隨便便的約好他要開始練習自己一個人睡了。

 

要他洗完澡後先進房間躺好,如同平常哥哥的要求:

關燈但開著房門,讓他可以看到房外的燈光;

道晚安時,我告訴他我就在外面做事,等我要睡覺時還會再去看他。然後他就睡著了。

想當年哥哥要練習獨眠時磨了好久,不過哥哥當年好像才五歲左右,年紀比較小。

隔天讚美弟弟能順利獨眠,他也很自豪能完成練習。

第三晚,弟弟看了卡通,自己洗好澡就進房間看漫畫,還自己關上門。

我去看他時,他收好書(哥哥都把書堆床邊)、蓋好被子,已經睡著了。

一早弟弟起床來和媽媽說早安,我稱讚他昨晚自己自動去睡覺真是長大了。

他說「因為我好累,所以就把東西收好,自己去睡覺了。」

 

可以商量能夠妥協

要出門接弟弟再送他去上足球課前,被病小三的哎哎叫弄得心神不寧。

我檢查了弟弟自己整理的球袋,裡面有球衣、內搭衣褲,也有襪子護脛。但沒有球鞋。

安頓了病小三,開車出門後才想起忘了拿弟弟的足球鞋,連忙路邊停了車跑回家拿鞋。

等我到了幼兒園才發現我根本連球袋都沒拿……

之前曾經因為拿錯球衣、拿錯內搭衣,弟弟心情大壞,無法好好上課。

我先和弟弟承認媽媽糊塗忘了拿球袋,要他先去上課,我再回家幫他拿球衣;

可是他說他要和我一起回家,我說已經遲到了欸,「可是教練要我要穿球衣去上課!」

 

幸運的是,剛好車上還有他昨天帶了要穿卻沒穿的襪子,所以我再試著和他商量:

「反正有鞋有襪,球也在車上,那你今天乾脆就這樣去上課吧。」沒想到居然講得通!

而且他還很開心說「我早就知道今天葛格生病,馬麻一定會忘記帶我的球袋,

所以我昨天就想今天可能會需要襪子,才故意把襪子留在車上的。」(最好是啦!)

雖然他胡說八道事後很諸葛,我還是大力讚美他能夠有商有量,

不堅持一定要穿球衣,而且能開開心心去上課,這真是長大了的表現啊!

 

收到國小入學通知書

329日,翅膀長硬了的大兒子跟著教練出國比賽這一天,

我收到小兒子的國小入學通知書。

 

【六歲半的弟弟】

媽媽很喜歡和弟弟聊天,聽他自由奔放的想像、饒富童趣的哲思;

這傢伙話很多,而且總是把他內心的轉折仔細相告,有時媽媽也會覺得他好囉嗦。

每天去幼兒園接弟弟,孩子迎面而來馬上開始天馬行空什麼都能講,

媽媽每天都要和站在車前講個不停的小孩說「你先上車再講,讓我開車走!」

 

弟弟掛心的事,也會一直掛在嘴上,說真的,親生老母有時聽得都煩。

不知道是不是被星座影響,天秤座弟弟面對選擇時,常把球丟給媽媽。

譬如,幼兒園春季慶典之前,弟弟已經問過他可不可以去參加。

雖然媽媽不太想去,但既然他想去,我就答應了他。

隨著時間接近,弟弟居然又說「算了算了,不要去了。」

其實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察覺到我不想去,或是有其他理由,明明期待很久,卻又變了卦。

我猜想他應該還是想去春季慶典,所以請他自己好好決定;如果想去,爸爸媽媽哥哥都會去。

「好吧,還是去吧。」如果不是他平日貼心又溫柔相待,我才不會忍受這麼搖擺不定的傢伙呢!

 

這孩子非常熱愛白飯,不需要任何配菜,也不必澆肉汁菜湯,就能吃完一碗飯。

外食時若無法找到適合他的食物,給他一碗白飯就好。

常常拍到他只面對一碗白飯,而哥哥面前菜色豐富的照片,這是事實也不是事實。

哥哥多半可以吃完正常份量的一份餐點,所以他可以自己點一份;

弟弟食量還不夠大,所以我們多半為他點一碗白飯,大家再各自分他一些菜。

但有時他也真的只有白飯可吃就是了。

 

目前還是熱愛幫忙的小孩;如果發現菜色有蛋卻沒有請他來打蛋,就會抗議。

我們一起做晚餐時,弟弟說他喜歡和我一起工作。

「那等你上小學之後,晚餐都給你做好嗎?」我問。

「好。應該是我們一起做。」弟弟回答。

其實我本來以為他會哎哎叫,沒想到他很理所當然接受了做晚餐的事。

也許我即將展開的便當人生會因為有小幫手而動力滿滿喔!

(不過哥哥說要讓弟弟先吃一學期的營養午餐體會一下;

這樣才會珍惜媽媽做的便當是嗎?)

 

收到國小入學通知書,明知是早晚的事,但真的收到厚厚的待填表格,還是好感慨。

弟弟不像哥哥脾氣那麼拗那麼硬,相形之下比較容易屈服或是說,妥協(至少對媽媽如此)。

也許因為個性不像哥哥直來直往,哥哥會和媽媽槓上,細微幽折的弟弟如果被罵個兩句就哭了。

話很多,但咬字發音不清,常常不捲舌;這是媽媽目前略為憂心的地方。

還有,他自己也說「我會變超~兇~的」,媽媽的確也擔心他被言語刺激後會情緒失控動手打人。

 

其實我不確定這孩子是怎麼長成現在的模樣,

但他先天後天遇上的種種,就是目前他領受到的成長條件,

就讓我們看看,他會長成什麼樣的小學生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