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子進校門前和我說他的眼鏡鏡片磨花了。

 

「你今天才和我說,沒有時間換啊。」

「早就磨到了。」他說。

「那你今天才和我說......」我沒好氣地回他。

 

他還說他想換鏡框,說鏡腳鬆緊不一。

 

「那個調整一下就好了。你現在和我講這些都沒有用,回家再說。」

我還沒補上一句「我不是要你不戴眼鏡時要把放進眼鏡盒裡嗎?」

 

我有一點不高興有一點煩有一點生氣之類的。

我的字彙近來常常無法說明我的感受。

我心裡想的是「你為什麼不早說。」

這表示我的媽媽機制啟動:

「孩子有需求

我必須要解決

但沒有時間/時間緊迫

於是我感到焦急

一急就焦躁」

 

一瞬間媽媽機制完成以上動作,

於是呈現出來的是媽媽臭臉。

 

但是,

孩子有需求,我就一定要第一時間跳出來解決嗎?

 

我一直在想做為母親的我自己要做一個什麼樣的「人」。

不光是兩個兒子的媽媽。

我是在成為我自己的路上,帶著兒子們一起走。

我做的一切都是要完成我自己,

沒有犧牲奉獻這種事,沒有「都是因為你,所以我才.....」這種句型。

 

當然孩子們是我生活中的重要部份,

我也很認真看待自己做媽媽的方式。

做人老木應該是一種修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