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產檢時,醫生希望我可以在一週內生小三:“週數體重都足夠了,拖太久怕頭太大不好生。”
她又問了我何時開始請產假,然後約好四月六日早上八點半去檢盤胎盤功能。
基於上次被隔床待產時的嗚咽聲嚇到,這次我要求YC請假陪我一起去作檢查,也讓他知道產房的位置在哪裡,等小三敲敲門時,他可以正確迅速地帶我去待產。

檢查的程序一切如常,護士在我肚子綁上監測胎心音和子宮收縮的儀器,我知道待會醫生就會來看看我,然後我們就可以滾了。
醫生很快來了,內診之後說:“可以生了,我幫妳辦住院。”
“啊?!”
冰雪聰明如我,其實早料到醫生有可能讓我在預產期之前就見到小三,但我沒有想到,這麼快。好歹先和我約個時間嘛。
我急忙說,我都不痛啊!也完全沒有產兆啊!怎麼可能就要生了?!
“妳已經規則收縮,兩到三分鐘一次。這一兩天一定會生。”
不管醫生怎麼說,我堅持我一定要回家一趟,貓還沒餵,家裡也很亂。

回家的路上,我哭了。
怎麼會這樣呢?我從來只聽說有人開始陣痛去醫院卻被退貨,沒聽過有人又沒落紅又沒陣痛還被強留下來生小孩的。
很害怕。怕那傳說中最高痛苦指數的生產疼痛,怕不知道要在待產室躺上多久,怕,種種的未知。

下午四點,接到產房催我回醫院的電話。
快五點,帶著待產包進了待產室。護士要我去換上病患服,要孩子的爸爸去填資料辦住院。
又一次躺回我的小簾幕裡。護士來剃毛灌腸打點滴。我的血管很沈不好找,第一次沒打好,整根針都刺進我手臂裡了還又拔出來,好痛。
等待另個護士來重打時,我覺得很委屈,一個人躺在床上掉眼淚。
點滴打好,我一看到回來陪我的YC,忍不住又哭了起來。
不是痛,我一點也不痛,只是覺得,還是沒有就要當媽媽了的心理準備。

五點五十左右,醫生來了。
我說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要生了,有被騙來生產的感覺。她說騙妳來生是叫妳來了又兩三天生不出來;叫妳來,然後妳就生了,怎麼算騙妳呢?
“可是我一點也不痛啊。”我說。
“等一下妳就會痛了。”醫生邊內診邊說,“羊水破了。”
還來不及意會時,大量溫熱的液體隨著醫生的內診從我體內湧出。
“啊!?那是被妳弄破的啊!”我說。
“一撐開就破了啊~”醫生的回答。

羊水破了之後,疼痛隨之而來。(是因為我一直說不痛,所以醫生要整我嗎?)
YC一邊握著我的右手,一邊看著儀器在紙上畫出的子宮收縮強度曲線。於是,在每一次陣痛開始之後,他也會跟著稍有延遲的圖表,喊口令要我吸吸吐吐。
整個孕期因為嫌棄坊間的媽媽教室太過廣告商業化,一次也沒參加;等我終於決定要去四月八日的拉梅茲呼吸法講座,哪知還來不及上教室,我就先上產房了。

三十九週的負重耐力賽,終於快看到終點了。
我終於能親自體驗到何謂生產的疼痛。
痛從恥骨開始慢慢往上蔓延到肚臍下方,然後轉而從下背部開始往上痠。
疼痛之潮一陣一陣規律襲來,我靜靜領受著。
YC一直覺得,我沒有忍痛的能力,他一定會在陪產時被我攻擊。事實上,沒有。
我只是靜靜的,讓疼來,讓痠去。
很不舒服時,皺起眉頭,在心裡邊數呼吸邊想:“我不痛我不痛我不痛。”

其間,護士在我點滴裡加了加速子宮頸擴張的藥。
快要七點時,儀器發出嗶嗶聲,小三的心跳不穩定。
護士讓我吸氧氣,叮嚀我不要喝水吃東西。
醫生又來看我,內診後說:“不要喝水吃東西。子宮壁很薄,不過還是可能可以自然生。應該一兩個小時內就會生了。”
不要喝水吃東西?是有動手術的可能嗎?

陣痛愈來愈密集,疼痛的強度略有增加,本來陣痛一次後可以平緩兩三分鐘的,慢慢變成痛完一次,第二次馬上接著開始,長度大約有五個八拍。
“還要這樣痛一兩個小時啊?!而且還會愈來愈痛,我撐得下去嗎?”我心想,自己的好奇心應該被滿足了,是不是該開口要求打無痛分娩了呢?
沒想到,才七點二十分,護士來內診,就說開九公分了,已經可以生了。
“啊?!”聽她這樣一講,我突然一點也不痛了。
“什麼?這麼快?可以生了?”“啊?!”(原來我已經登上了疼痛之巔了啊~)
護士問我有沒有便意?又教我試著在痛的時候用力。用了兩次力,我就被推進產房去了。

病床推到產檯旁,我還得自己爬上去。躺好後看到地上滴了好多血,“哇!我在流血耶~”,有點小驚悚。
躺在產檯上,我環顧四周,看著護士在準備,打電話叫醫生。原來,生小孩就是這麼一回事喔。
YC穿好隔離衣之後進來,護士要他站在我右後側,要他在我用力時幫我扶肩膀,教我深呼吸後憋氣用力,抬起身體看自己的肚子,而且憋到底了還要再用力。

用力用力,在痛的時候就用力!我感覺得到小三快要離開我的身體。我知道醫生打了麻藥剪開會陰。我知道醫生護住我的會陰,等著要接住小三。
等我第三次用力,突然輕鬆了。“生出來了,對不對?”我問小三的爸爸。
再用力一次,我的兒子就在四月六日晚上七點四十四分來到地球上。
小三的爸爸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說:“他的手腳好長喔!”

醫生接著幫我生出胎盤,清子宮裡的血塊,縫會陰的傷口。
我還要醫生讓我看一下胎盤長什麼樣子,哇!好像大塊的牛腱子肉喔!
縫傷口不太舒服,不能說是痛,而是肌肉被線穿過拉扯的感覺很不愉快。

小三被清理乾淨帶到我懷裡。
重3300克,長53公分的小傢伙,本來還在我身體裡的小寶貝,終於可以抱在手上,他的爸爸也終於可以感覺到這小傢伙的重量。
小三已經睜開眼睛,看起來很迷惘。我看著他的眼睛,他也看著我。
我們看不出來他到底像誰,只是覺得他怎麼這麼紫啊?不過護士說,他已經算是很粉紅的了。
我們一家三口,在產房裡的初相見。我是媽媽了耶。

生小三一切順利,也遠超過我們意料中迅速。
整個過程我都很安靜,所有的痛楚都還在我能忍受的程度,只在最後在產檯上疼著,YC還在我旁邊不知說些什麼,我根本聽不進去,對他說:“Shut up!”
YC後來看到Tom Cruise未婚妻即將臨盆的新聞,還說我應該去加入山達基教派,因為我生小三的過程,已經可以算是無聲分娩了。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xiaosan 的頭像
chenxiaosan

三人成虎

chenxiao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